第四百五十章:问错人了

作品:《淑苑

    丫鬟知道淑苑说的是什么事情,走到淑苑身边,吓得淑苑往后面一躲,那丫鬟拉着淑苑,淑苑才没有倒,她站起来后看着这个丫鬟“谢谢你啊,小姐姐。”

    “莫要再叫我小姐姐了,我是皇后身边的丫鬟,若兰。”她的声音变得柔和了些,淑苑点点头看着她,“若兰,你好,我可以进去了吗?”

    “不可以。”若兰说着,“娘娘还是以前的样子,任何人都把她没有办法,皇上来也是这个样子,没有谁可以帮到娘娘的、”

    淑苑“还是那个样子?”

    若兰点点头,“还是想着小皇子的事情,一直都振作不起来,吃饭也不好好的吃,这宫里的人,都将娘娘没有办法,娘娘现在很瘦,整张脸惨白惨白的样子,若兰真的看着心疼,谁劝皇后也是劝不进去的。”

    淑苑“我试试吧,皇后有什么喜欢吃的吗?”

    若兰“皇后喜欢吃的日日都有备着,她一直都不看一眼。”

    淑苑“那皇后是靠什么活到现在的,营养不良的话,应该会晕倒的。”

    若兰“是,我们娘娘,最近就是经常的晕倒,没有人知道,就是太医一直在照顾娘娘。”

    淑苑“太医在照顾娘娘,是哪个太医?年纪大不大?”她已经脑补出了一部电视剧,是关于皇后和太后之间的感情,“就是年纪最大的李太医。”

    淑苑“哦。”她接着问“皇后内心的事情,我想我可以试着解解,让我进去试试吧。”

    若兰“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淑苑看着若兰“你当然要相信我了,你看,首先,我能平平安安的进来,没有被门口的两位门神拦着,说明我是一个好人,是皇上派来的人,其次,我你就放我进去试一试,我看看有没有办法,万一我成功了,不是一件好事情吗?”

    若兰“话是这样说,但是,这”

    淑苑“再说了,我也是个会功夫的,你想拦我也拦不住的。”淑苑这句话说完以后,若兰黑着脸看着淑苑,确实,她的功夫不好,只能唬人,也看不出来淑苑的功夫如何,万一淑苑的功夫很高的话,是根本就拦不住的,“别着急,我先不着急的进去,想先问你个问题。”

    若兰摆摆手“我没有什么问题。”

    “不是这个意思,我想知道,皇后为什么就一蹶不振了呢?按理来说,孩子没了,皇上又愿意来找皇上的话,他们可以在一起以后慢慢的培养感情,再生一个,为什么皇后就不了呢?”淑苑看着若兰,“你叫若兰?我身边有个好姐妹,叫阿兰,我们还是有些缘分的。”淑苑开始套近乎,若兰这个淑苑这挺爱说话,也是平易近人的样子,既然是皇上派来的人,应该是个家室厉害的人,说不定是朝廷里面新来的哪个女官。

    若兰摇摇头,“不知,刚开始孩子没的时候,很多人在劝着皇后不要这样,还年轻,日子还长,以后还是可以再有孩子的,每个人都是这样劝说皇后的,但是皇后不听,总是喜欢想着以前的孩子。”

    淑苑“那很正常,在很短的时间这样做是很正常的,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皇上在孩子没了以后也没有在后宫里面再过了,也没有再宠幸过后宫的人了,这样的心,你们娘娘应该是会看到的才是,为什么一直都没反应呢?普通的娘娘可是会看到皇上的心的。”

    若兰“娘娘知道,这个事情也有人告诉过娘娘很多次,可是娘娘不愿意放下这件事情。”

    淑苑“他们之前还发生过什么别的事情吗?”

    若兰“没有,就是像所有的皇上和皇后一样,孩子在该来的时候来了,皇上一直对我们娘娘,一直都是以礼相待的,除了那次,孩子没了以后,皇上很久没来,再来的时候,好像说过娘娘两句,其实也是为了娘娘好,但是娘娘在皇上走了以后,还是老样子,什么都没有变,娘娘她”

    “你们在说什么?不知道娘娘不喜欢人们在晚上的时候叽叽喳喳的吗?”淑苑的身后高处传来一阵严厉的女声,淑苑回头看,是一个穿戴很讲究的女子,再看看面前的人,从衣服就能看出来面前的这个跟自己说话的女子是一个普通级别的丫鬟,而那个不管是衣着还是仪态,更是皇后身边的贴身丫鬟,夜深人静害死人,都没有看清楚,淑苑还跟她说了那么多的话,以为她是皇后身边的心腹,现在看来

    淑苑对着若兰一直眨着眼睛,“对不起,小姐姐,连你一起被说了。”她道歉道,若兰低着头对着那个宫女说“若青姐姐,这个人是来找皇后娘娘的,是皇上找来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说话的时候就说的多了一些。”

    若青严肃的看着淑苑,淑苑既然是打着皇上的名号来的,也不能丢了皇上的面子,对着若青行了一个礼,“若青姐姐,皇上派我来跟皇后说些话。”

    若青“既然是来找皇后的,就该进来找皇后,在院子里面跟这个不相干的人说些什么若兰,你下去吧,做你自己该做的事情。”

    若兰行了个礼,退下了,淑苑这个时候有些尴尬,“若青姐姐,其实我们”

    若青“你是皇上派来的?有什么话,就说吧,我替你传进去,你就可以回去了。”

    淑苑看则这个若青骄傲的样子,明明只是一个丫鬟,气势比很多人大多了,比长公主的额气势还要大些,淑苑有抬起了头,不管怎么样,士气不能输,“我是皇上派来的,皇上让我亲自来对着皇后说的,其他人就算是再贴心的身边人,也是不能听得,这是命令,没有商量的余地,你就算是皇后的身边人,也不能违抗这个命令。”

    若青被淑苑这样一说,倒是说的没了些底气,不过还是硬撑着“这以前的事情都是我报告的,今日也不会有什么不同,你告诉我即可,你不能进去。”

    淑苑“”这样硬拦也是可以的吗?没有道理的硬拦,她摇摇头,“说了亲口就是亲口,必须得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