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四七章 “打!”

作品:《我是一个原始人

    “砰砰砰……”

    一片荒野之中,有着响动传来,有一片的树枝,随着摇动。

    透过这些长出嫩芽的树林,可以看到有人影在其中晃动。

    这些人的装扮显得奇怪,头上带着藤盔,身上穿着藤甲,背上还背着在这个时代绝对不应该出现的双肩旅行背包。

    这一行人,正是离开了部落,一路朝着南方进发的韩成一行人。

    经过一段儿时间的行走之后,韩成他们已经走出青雀部落众人所熟悉的地界。

    此时他们正行走在一片完全陌生的土地上,就算是经常带着部落里的贸易队进行做贸易的贸,也不曾来到这里。

    拎着斧头走在最前面的二师兄,双手握着斧头对挡在前面的一些树枝进行劈砍,清理道路,还有另外几个人手里拿着镰刀将这些荆棘之类的东西给割掉,对这通道进行扩宽,让后面的人以及牲口好从这里通过。

    贸则爬上了一颗树,双脚踩在枝桠上,用手环着树干,另外一手在眼前搭着凉棚,朝周围瞭望。

    “往那边走!那边的草木稀疏!”

    这样看了一会儿之后,贸伸手指着前方偏左的方向对众人说道。

    在前面拎着青铜斧开路的二师兄,听到之后,回头看了贸所指的方向,确认了之后,便朝着那边清理过去。

    这样往前走了大约三四百米之后,显得稠密的草木丛果然渐渐变得稀疏,又往前走了一阵儿之后,基本上不用怎么清理,人畜就能够通行了,就连视野也变得比较开阔起来。

    众人见此,都不由的松了一口气,终于算是从那里面走出来了。

    韩成看着贸露出了笑容。

    果然还是术业有专攻啊,贸这种经常带着部落里的贸易队,在周围的各个部落之间来回穿梭的人,对于如何这种情况下,找到比较适合行走的地方,要远比他这个比较宅的半原始人在行。

    这些早在出来之前韩成就有所考虑,所以此次南行的三十五人之中,贸易队的全员都在其中,共有二十人,足足占了一多半。

    除了贸易队之外,其余来的人韩成也都有所考虑。

    比如没有了大肚子之后,变得愈发强壮的二师兄,以及二师兄家那个已经成年、长得没有二师兄健壮,但也比部落里的一般人要壮硕的大小子。

    韩成让他们来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用来开路。

    “大家都休息一会儿吧。”

    又往前走了一阵儿,视野更加开阔之后,走的有些冒汗的韩成对众人说道。

    众人便依言放下背包就地休息。

    不过这种休息并不是那种三三两两汇集到一起的休息,而是分成了三组并且各自围成了一个圈子的那种休息。

    众人围成的圈子也与平常的不同,不是面朝里面的那种围坐,而是背对着背,面部全部朝外的那种。

    这样的话可以让人不用考虑来自背后的危险,并且能够做到对周围无死角的监察。

    这是韩成想出来的法子。

    身在野外,完全陌生的地方,又是在这样的时代,多么的小心都不为过。

    在众人休息的时候,有另外一个人,手脚麻利的攀上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将腰间插着的斧头拿出来,砍掉一些碍事的枝叶。

    而后手下不停的继续砍着,没有太长的时间,这株大树朝着南面、比较高的地方,就被揭下来了一大片的树皮。

    在周围褐色树皮的映衬下,显得十分显眼。

    这是为了防止返回来的时候迷路,找不到部落所在的位置,韩成特意交代人做的。

    这一路行来,基本上每走上一段距离,就会留下这样的标记。

    要是所过之处没有这样的树木了,就在选择一处比较高的地方,用石头垒起一个比较高的堆,没有石头的地方,则用木桩钉出来一个不怎么规则的圆圈。

    在做这些标记的同时,韩成也在随身携带的纸张上画出来他们一路前行的路线。

    贸这个记路记得很清的人,也在发挥着自己的特长,对走过的地方分为的留心。

    这样三管齐下,基本上是不用担心往回返的时候会迷路的。

    在韩成喝了几口水,拿出纸张在那里绘画路线的时候,石头也在拿着炭笔与纸张在那里写着一些东西。

    他所记录的是此次前来在路上遇到的一些显得稀奇的东西,或者是队伍之中发生的一些他认为值得记录的事情,有点类似于日记。

    在这里休息了一阵儿之后,众人再次启程,继续朝着未知的南面进发,斩荆披棘,筚路蓝缕……

    而此时,在树皮的引领下,以黑石部落为主导的、以抢夺青雀部落为目的的联盟,也达到了树皮之前所生活的部落。

    洞穴还残留着被烈火烧灼之后的痕迹,很是破败。

    显得低矮破败的土围子里面,有着一些未曾燃尽的树干,这是当初树皮带着人搭建起来的窝棚被焚烧之后留下来的事情。

    当初这窝棚下面可是喂养了一些都快被养熟了的兔子之类的东西。

    只是那些东西,都被该死的黑石部落首领他们给摔死吃掉了……

    看着残破的洞穴,与长满了荒草的院落,树皮心里很是难受,对黑石部落首领他们的愤恨变得更深、更强烈了。

    众人在残破的树皮部落休息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便继续出发,在树皮的带领下,往南方而去。

    不过和之前的时候相比,树皮心里变得比较忐忑起来。

    这是因为,他只对从黑石部落到自己部落、以及自己原来生活的骨部落与青雀部落这两段距离熟悉。

    对于从这里到曾经生活过的骨部落该怎么走,树皮心里是比较发虚的。

    当初他被驱逐出青雀部落,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如同一个失去了家园的人,在漫无目的的游荡。

    他自己都不知道游荡了多久,才从原来的骨部落,来到了后来生活的部落。

    对于在这个过程里,他到底从哪里走过,也是记不清楚的。

    这些时日里,他拼命的回想,所得到的也只是模模糊糊的记忆。

    对于原先生活的骨部落,以及在骨部落南面的青雀部落,他只能想起一个大概的方向,具体怎么走却是不知道。

    但这些事情他不敢说出来,一方面是担心这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攻打青雀部落的众人,会因此对他拳脚相向。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担心好不容易才终于被自己忽悠起来的黑石部落的首领他们,会因此而改变之前的想法,带着人回去,不再去攻打青雀部落。

    倘若真的如此,对于他来说,可就真的令人难受了。

    因此上,树皮就只能领着人,硬着头皮往前走去。

    同时想着青雀部落的巫,在向青雀部落的那根图腾柱祈祷的样子,不断的在心里进行祈祷,希望有神明能够保佑他,顺顺利利的找到青雀部落……

    黑石部落首领他们,并不知道带着人走在前面,看起来非常稳的树皮心中所想。

    如果知道的话,只怕不会如同此时这样的兴高采烈……

    “哗啦~”

    水花四溅之中,昨夜被放入水中的鱼笼被人拉住,里面有鱼儿跳动。

    这些鱼很快就不跳动了,因为它们都被人用刀背在脑袋上挨个敲打了一番,并被人就这溪水扣去了鱼鳃,刮去了鱼鳞,丢到了陶罐里面熬煮。

    再将鱼笼里面的鱼倒出来之后,空了的鱼笼被重新丢到水里面,继续引诱鱼往里面钻。

    这样的话,等到吃过早饭出发的之后,就又能得到一些鱼了。

    “扑通!”

    二师兄将肩膀上扛着的一头半大野猪丢到地上,然后和其余几个人一起动手处理这头野猪。

    肉用来食用,骨头用来煮汤,内脏这些,基本上都用来喂跟着而来的福将它们这些狗子。

    野猪皮则留下来,用来裹在鞋子外面,或者是绑腿的外面。

    这只野猪掉进了昨天晚上天黑之前,部落里的人布置的陷阱之中而死掉的。

    因为这一次需要走上好远,并且采用的还是陆地行走,不能再跟之前那样乘着舟一路行进,所以能够携物资也就有限。

    纵然是每个人都背着一个双肩背包,并且又牵着两头驴子,八头鹿用来驮运一些物资,但所携带的这些,依然不够路上消耗的。

    为了尽可能的节省食物,这一路行来,众人遇到食物了就会采集或者是猎取一些。

    到了晚上安营扎寨进行休息的时候,更会专门安排上一些人,在临时营地的附近布置上一些陷阱,或者是用绳子下上一些绳套。

    这样不仅仅可能收获到猎物,也能很好的保卫营地的安全。

    遇到有河流水坑之类的地方时,更是会在扎营的时候,第一时间里就将随身携带的鱼笼给下到里面。

    在二师兄他们在这里处理野猪的时候,背着弓箭的沙师弟和另外几个队伍中擅长使用弓箭的人也从附近回来了,他们的手里拎着一些被射杀的鸟雀,以及一些小型的动物。

    众人便蹲在这里一起处理。

    有的直接就被当成了今天的早餐,有的处理之后则被放了起来,留作之后食用。

    在众人做这些时候,有人将烧开的水往口小腹大的陶罐子里面装,留作路上喝。

    韩成也没有闲着,在几个人的守护之下,在周围看着植被。

    一方面是因为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对部落有用的新植物,另外一方面就是想要发现一些通常只有在南方才会生长的一些植物。

    在不是冬天的时候,想要辨别南方和北方,韩成所能依靠的,只能是看植物,其余的也没辙。

    “呜呜呜!”

    “呜呜呜!”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在临时营地附近游荡的狗子们,忽然大叫起来。

    部落里养狗子已经有些年了,此时从它们的叫声里,众人就能知道,这是有什么东西靠近营地了!

    众人顿时警觉起来,纷纷拿起武器。

    陪着韩成在外围游荡的几个人,赶紧行动起来,一边机警的朝着周围打量,一边护着韩成朝着营地迅速的过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有四五个持着藤盾、拿着长戈的从营地那边迅速过来。

    见到韩成之后,不由大喜,赶紧迎接上来,护卫在周围,一起往营地那里走去。

    “在那里!在那里!那里有人!”

    没等韩成他们返回到临时营地,队伍里爬树爬的最为利索的那人,一手攀着树干,另外一手指着西面的方向大声喊叫的起来。

    “人不不多?”

    手里拿着弓的沙师弟大声的询问。

    “不少,得有二十多个!”

    那人大概数了一阵儿,开口说道。

    “他们还在朝着这边走!”

    片刻之后,这人出声再次喊道。

    “注意警戒!做好准备!”

    韩成此时已经在几人的护卫之下回来,听到了这些消息,再看看几个正在冒着烟气的、用石头圈起来的简易炉灶,想了想之后出声对众人说道。

    跟出来的这些人都是训练有素的,在韩成下达了这个命令之后,立刻就行动起来。

    带着青铜尖刺的藤盾树立在最前面,在由几道绳子和木桩子组成的简易营地的里面,构建起了一道盾墙。

    持着青铜长戈的人在后面。

    手中持着弓箭的沙师弟,以及拿着投石索的二师兄各自带着一些人在两侧。

    其中沙师弟在的位置比较高。

    片刻之间,青雀部落的这些人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韩成则将福将它们唤回来,不让它们太靠前,免得受到什么伤害。

    “更近了!他们有人扬起了胳膊,手里拿有石头!”

    那个攀在树上的人大声的喊叫着,给众人汇报着来人的情况。

    “其余地方有没有人?”

    韩成转头看着他大声问道。

    那人仔细的往周围打量的一圈:“没有!”

    “没有就赶紧下来,到盾阵后面!”

    韩成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奥。”

    这家伙显得有些丧气的答应了一声。

    他还没有过够这种明察对方行动,将对方的所有动作都报告给自己一方的瘾呢!

    但也知道神子这是为他好。

    答应了一声之后,手脚一动,就顺着树干溜了下来,速度飞快。

    下树之后,三步两步就蹿到盾阵后面,点起脚,伸长了脖子朝着远处看,被韩成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了脑袋上。

    这家伙这才嘿嘿笑着把脖子缩短了一些。

    这时候,那些人也已经出现在了青雀部落众人的视野里,同时传来的还有一些呜哩哇啦的喊叫声。

    这些人身上裹着皮毛,有的干脆就是光着上身,头发胡乱的披散着,手里挥舞着由木棒这些东西制成的武器,看起来和之前见到的其它部落,没有什么区别。

    不对,区别还是有的,与青雀部落周围那些见到青雀部落之后,就亲切的跑上来的部落不同,这些同样跑到很快的部落,看起来一点都不友善。

    面对这样的情况,青雀部落的众人不仅仅没有畏惧,不少人反而露出了兴奋与期待的神色。

    他们拥有这么多的先进武器,平日里又经常的训练,早就想要找人练练手了。

    这可惜青雀部落周围的那些部落,除了早就已经融入到青雀部落之内的骨部落之外,其余人对自己部落都是毕恭毕敬的,想要打他们都找不到理由。

    但是现在,他们居然遇到了一群敢向他们冲过来的人,要说不兴奋才是怪事。

    “¥¥!”

    一手拿着棍子,另外一只手里握着一块石头的独眼,一边跑一边出声吼叫,愤怒极了。

    那些跟着他一起跑的人,在听到他们首领的怒吼声之后,也都跟着吼叫起来,同时加快了跑动的步伐。

    他们当然愤怒,因为就就在不久的刚才,他们的首领带着他们开始新一天的狩猎的时候,他们发现了距离他们洞穴算不得特别远的地方居然有着烟柱升起。

    这明摆着是有其余部落进入了他们部落的领地。

    这样的事情,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

    因为那些进入他们领地的人,将会采集他们领地上的野菜,会逮捕猎杀他们领地上的野兽。

    这些人消耗一些,他们部落就要少得到一些食物。

    这样的道理是从他们记事开始,就在已经知道了的。

    这些年来,他们不一次的和那些胆敢到他们领地上的人进行打架,将他们给驱赶出去。

    他们首领的一只眼睛,就是在其中一次打架中,被一个部落的人给扣瞎的。

    不过他们的首领也没有吃亏,硬是把那个人的脖子给咬断了。

    经过这些年的打斗,基本上已经没有人再敢进入到他们的领地了。

    独眼记得最近的一次和其余进入他们领地的人对打,还是在几次落雪之前。

    他都以为,不会再有人敢来到他们的领地了,却没有想到,今天又遇到了。

    这样他又愤怒,又兴奋。

    愤怒的是有人胆敢来到他们的领地,兴奋的是,终于又可以和其余人好好的打上一架了!

    这一次,自己一定要多杀死一些人才好!

    随着奔跑,独眼看到了眼前的景象。

    眼前的这些人古怪的样子的让他有些发愣。

    大家不都是在身上裹着兽皮,手里那些一些棍子之类的武器的吗?怎么这些人就不一样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也令独眼和他部落的人感到不解。

    那就是这些古怪的人实在是太安静了!

    以前的时候,他们遇上胆敢进入他们领地的部落,大呼小叫的冲过去之后,那些人不是如同受惊的野兽一般飞速的逃跑,就是也如同他们部落一样,嗷嗷叫着拿着武器冲上来和他们一起打架。

    像现在这些人一样,站在那里不动,既不逃跑,也不冲上来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种显得有些诡异的情况,让独眼以及他部落的那些人,都有些发愣,一时间有种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动手。

    不过这样犹豫很快就消失了,因为他们闻到了空气中飘着的、食物的浓郁香味。

    同时也看到了一些被丢在一边还没有处理完的猎物,以及那七八头鹿,以及另外两个之前没有见过,但是比鹿的个头要大,一看就很好吃的动物。

    闻到这香味,看到这样的情景,独眼立刻就变得痛心疾首起来。

    这些可都是他们领地上的东西啊!是属于他们部落的食物啊!

    这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该死的陌生人,如今将这些属于他们部落的食物,都给逮了起来!

    如果不是自己等人今天碰巧发现,这么多属于自己部落的东西,可都会被这些该死的人给弄走吃掉!

    他们部落该损失了多少的东西啊!

    “45!”

    因为过于愤怒,独眼仅剩的那只独眼都有些泛红了。

    他愤怒的咆哮一声,就将手里握着的那块石头狠狠的朝着这些该死的人丢了过去,然后双手握住棍子朝着那边就是猛冲。

    他背后跟着的人,同样是有样学样,将手中握着的石块用力的丢出去之后,就双手握着木棍状的武器,跟在他们的首领身后猛跑。

    不管这些人古怪不怪,今天他们都要死人!

    而且论起打架,他们可从不来都没有怕过谁!

    韩成本来还准备开口大声的喊叫几声,对这些人发出警告的。

    因为眼前的这些乱糟糟冲上的、还没有他们人数多的家伙,完全就是在送人头。

    而他,又不是一个嗜杀成性的,一般情况下,是不愿意的多死人的,因为在这个时代人实在是太宝贵了。

    但见到那飞起的石头之后,他立刻就将到了嘴边将要喊出来的、这些人也听不懂的警告给咽了下去,并将之变成了别的。

    “打!”

    韩成干脆利落的喊道。

    虽然他一直都比较稀罕人命,不愿意造成太多的杀戮,但是当别的部落和自己部落发生冲突之后,相对于其余部落,他还是更为在乎自己部落人的性命。

    眼前这个部落二话不说冲上来就打,他自然也不能手软。

    看着这些呜哩哇啦怪叫着、显得极为愤怒的人,韩成觉得自己有必要让他们消消气,冷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