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回归之旅八

作品:《末世之暴君传说

    “停!”在一旁正‘听故事’的杨广,这时候,突然叫停,不满的看向坐在地上的某人,“什么叫然后悲剧发生了?过程呢,中间的剧情呢,你异变的原因呢?还有,还有其他的呢,说了要具体,要详细,你怎么?想耍滑头?”

    说着,杨广还忍不住举了举拳头,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就是嘛,听到了高g潮的时候了,你居然略过去了,什么意思嘛。之前那个‘高g潮’你可以说是,好,我尊重你,我不听了。现在这个真·高i潮,你居然还不想讲,是不是想要讨打呦。

    妖化封壁听了杨广的话,犹豫了好一阵儿,才开始继续讲述,这一次,他加上了杨广刚刚提到的内容。

    巡夜呢,其实是很无聊的,特别是在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沉沉睡去的时候,天地间就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的那种孤寂无聊,足以把一个人逼的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呃,好吧,这说的是那些意志不坚定或者思想境界低的,而很不幸,年龄不大而又经历‘颇为惊,彩’的封壁同学,就算是这一类人。

    然后,封壁同学,偷偷,哦不,现在可以说是大摇大摆的走到曾经的‘校长办公室’内,偷偷的,又明目张胆的,撒了泡尿……

    呃,好吧,,我只能说,封壁真的是个好孩子,他能想到的‘出格事儿’,最大好像也就是这个了……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儿,虽然对封壁来说,在外人面前说这种事情很难为情,但是,这完全不是杨广想听的故事内容,所以,杨广敲了敲桌子。

    砰砰砰,咔嚓,石头桌子上出来了几个小凹坑和一片肉眼可见的裂缝,杨广,已经用行动来警告某人了。

    封壁看了看那石头桌子,又看了看自己那堪比石头,哦不,是比石头坚韧的多的胳膊腿儿,最后还是咽了口吐沫,好吧,他不想再挨揍了。

    “咳咳。”封壁不自觉的清了清嗓子,然后才开始讲那真正的,造成悲剧的变异始末。

    ‘放松’之后,封壁满意的离开了曾经他最敬畏的地方,然后,又巡查了半夜,看了看西边角落的月亮,略略有一点儿困意的封壁,准备回去抱着美人入睡了。

    然后,在他前方不远处的虚空处,一片肉眼难见但是还是被封壁给捕捉到的空气波纹突然出现了。

    什么东西!?这是当时封壁的想法,然后还不等封壁又太多的反应,一道土黄色光芒,突然从中激射而出,目标,封壁同学!

    握草!!!这是封壁在那一晚上说出的最后两个字,然后,当他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而他入眼看到的第一副场景,却不是他现在的奇特模样,而是房间内,那成片的,干枯尸体!

    啊!!!封壁心中大吼一声,再次陷入了‘昏迷’。

    为什么是心中大吼呢,为什么醒来和昏迷要用引号注释呢,当然的封壁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封壁早已知道,那是因为,他,从未昏迷过。

    不管是那个不想伤害任何的少年,还是这个用未知方式屠杀了所有人的奇特怪物,都是他封壁,只不过,意念不同而已。

    一切的缘由,都是那道土黄色的光芒造成的,那道土黄色的光芒是什么呢,封壁至今也没完全搞明白,不过他还是搞明白了一些东西,从他那所谓的‘血脉传承’中!

    简单说,封壁其实不是人,哦不,是不完全是人,他的血脉或者dna中,隐含传说中的妖族祖血。

    什么是妖族祖血呢,封壁不知道,听了这名词的杨广也完全不明白,但是这不影响它的强大或者说致命作用。

    它除了能让接受者越级战斗之外,还有一个副作用或者说是未完全开发的强力技能,那就是,饥饿,饥饿到好像永远吃不饱。

    而它的食物呢,从之前的情况来看,很明显不是一般的血肉啦,晶核啦,或者荤的素的,而是,能量,各种能量,几乎来者不拒。

    有那么一段时间,封壁都怀疑了,他继承的,是不是传说中的饕餮血脉。不过后来,他发现,好像不是,因为他在图书馆中,找到的关于饕餮的记载,跟他获得的传承表现出来的能力,除了吃之外毫无相似之处。

    那种饥饿,会让他失去理智,哪怕是最亲最近的,他都有可能下手,吸干他们体内的所有能量。

    至于茉莉和赵川为什么没被吸干,封壁表示,估计这祖血才刚刚开始‘侵蚀’他,他的某些本能还能抗拒它,所以,避开了茉莉和赵川这两个他最亲近的人。

    爱人和好友,这真的是封壁至今为止最重要的伙伴,他本能的不想伤害他们任何一人!

    之后的事情呢,封壁的叙述和茉莉的叙述就没有什么过于明显的差异了,至多不过是从不同的视角而已,而且,因为封壁一直在‘饥饿癫狂模式’和‘挣扎清醒模式’之间转换,所以,其实他这几天的经历,反而更枯燥一些。

    ‘吃饭’,睡觉,痛苦纠结,再‘吃饭’,再睡觉,再痛苦纠结,直到,杨广和大黑意外到来,这就是封壁这几天的生活。

    啧啧,可怜的孩子。杨广听完封壁的叙述,只能如此感叹了,然后,他问出了一个核心问题。

    “封壁啊,你的那什么祖血,能驱除吗?或者说,你希望驱除吗?”

    妖化封壁听到杨广如此说,先是一愣,然后立刻惊喜了起来,“杨广大哥,你能帮我驱除?!求求你,帮我将它从我身上弄走吧!”

    “呃,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你驱除。”杨广摇头,然后反应过来,“什么情况,我什么时候说帮你驱除了?而且,你确定要驱除吗?不仔细考虑一下?”

    “……”封壁先是无语沉默,然后坚定点头,“确定,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都要把它从我身上驱逐出去,我不能让它伤害我最亲近的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