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齐聚玉京山!(求月票,求订阅!!!)

作品:《我家师父有点强

    石碑内部,姚倾微微咂了咂舌,这三年之内,收获最大的应该就是他了,不知道吸收了多少雷劫的力量。

    闭关完毕,楚青打开了石屋的门,一连三年并没有人来打扰,他们都拥有了自己的事业。

    这个时候,也的确是已经开始到了玄门的分支发展到了最鼎盛的时期了。

    继往开来,算是一个全新的时代,从无到有的发展起来,再到他们都拥有各自的事业,楚青就像是一个老父亲一样,尽职尽责的在后面督促,给他们安排,尽量让他们都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

    他想要创立宗门,便给他需要创造宗门的条件,他想创立皇朝,便给他资本。

    “走吧,是时候出去看看了。”楚青平静的说道。

    楚素衣微微点了点头,是时候出去了,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因为提升境界有骄傲自满的情绪,几个师兄,发展的未必就比他差了。

    都是人中龙凤,况且,那些人还有着老师,还有着玄门的大力支持,他觉得,那些个师兄,每一个都能够独当一面了,他也就胜在现在修为被老师强行提上来了。

    若不然的话,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优势,哪怕他是道体。

    说出来,都是一把辛酸泪,什么时候,自古以来就是无敌存在的道体,还得在修为上找平衡了。

    刚一出关,紫林便迅速的将消息通知给了几位亲传,三年又三年,每一个人都成长为可以独当一面的强者了。

    创下了自己的宗门或者是势力。

    楚青感受了一下,稍微有些恍惚,当年的稚嫩,早已经褪去了,几人到来之时,身上的气质无不是一方霸主,一方豪强,感慨着,长大了之后,突然有种养成了一个霸主的欣慰感。

    从一开始,每一个人,都是带着想要成为强者的决心,现在么,他们已经是做到了,这一刻,没有人会去再约束他们什么,现在众人都能够独当一面,这就比什么都强了。

    白小狂,尚日帆。

    两个人,一个是一脉宗师,另一个,是黄泉族的族长,势力超然,只不过,尚已经不再只属于玄门了。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楚青作为一个师长,希望看着他变得越来越好,当然不希望他被永远的禁锢在玄门之内发展。

    夜晨,这位,是玄门之中的一位护法,拜师很晚,但是实力,却是最为顶尖的,身为暗精灵一族的族长,具有着上古时期暗精灵皇的传承,从一开始找来,就是保护紫林的,现在,扫尽铅华,算是依旧是保护紫林了。

    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心态变了,现在的夜晨好像越来越佛系了,都快赶上明善老僧了。

    接下来的这位,是尹天歌,虽然没有什么特殊体质,但是雷属性攻击无敌,至刚至阳,再加上,其本身的悟性也不错,也算的是一位玄门的雷法传承弟子了,实力虽然没有强大到尚日帆那种地步,但是也并不俗,称之为一方霸主,丝毫不为过。

    安柏云,这位就更不用说了,人皇笔都被这位拿跑了,也就没有什么顾忌的了,只是势力还没有创建,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人皇笔是绝顶的道器,甚至不比夫子那书差了。

    小明,这位创立了剑宗之后,彻底的奠定了玄门剑道天下第一的称号,玄门剑道,绝对是天地之间最为顶级的攻击利器。

    接下来就不用提了,那几位都是入门尚浅,并且都是为了骗钱才招收的,虽然给了修炼的功法,还并没有怎么真正的指点过,若是论起感情,也有,只是没有那么深厚就是了。

    小鲤鱼,楚青特别的扫了一下,这位的实力,提升的也还算是不慢,只是,对于整个玄门来说,境界还只是刚刚达到水准线上。

    五大堂口的堂主,皆是记名弟子,实力,倒也是看得过去,也一并来参拜了,现在玄门裁人,他们虽然不担心被裁掉,但是势力和掌管的人,变少了,这是实实在在的,但是他们都是老一批的玄门元老了,玄门自然也不会亏待他们。

    他们也不会离开就是了,但是若是真的想走,或者是自己创建势力,那么紫林也不会拦着,本身记名弟子和亲传弟子之间也没有什么隔阂,同样都是以玄门为荣,在这个大环境之中生存下来。

    楚素衣站在一旁,神色如旧。

    “恭喜小师弟,在老师身旁,这是学了多少的好东西,真是令人敬佩。”白小狂人还未到,笑音便率先的传了出来。

    “师兄您客气了,我也只是近水楼台罢了,跟老师闭关,确实是让我受益良多。”楚素衣认真的说道。

    白小狂见到楚素衣认真起来,倒是也没有继续的打趣,只是笑道。“多跟着老师好好学学,玄门的未来,还是要靠你。”

    玄门的未来么。

    众人都是看了楚素衣一眼,皆是有些羡慕,他们都已经是在紫林那里得到了消息,老师将要在不久之后,进行一次闭关,这一次的闭关,估计,又是几十年了,这样一来,带着楚素衣闭关,也就是基本上确定了接班人了。

    至于尚日帆,这个当年所有人都看好的接班人,众人都是心中暗道了一声可惜,但是也着实没有什么可惜的,现在的黄泉族今非昔比,早已经不是那个在玄门之内需要补充杂役了。

    只能说人各有志,凡事不可强求。

    这倒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他们也不会多言什么,他们现在已经不用依靠玄门了,现在的祖庭,还都是孤零零的,倒是真的有了一点仙家福地的苗头。

    这话,白小狂能说,尚日帆能开玩笑,别人就没有这个资格了,倒不是说排的那么分明,只是,看到老师那张冷着的脸,就都各自严肃起来了,他们是早就已经适应了老师的严肃了。

    倒是新来的会有一些压力,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别说别人了,就算是白小狂,紫林,都没见老师笑过,不得不说,这些不争气的弟子,是让老师操碎了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