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难道我是废柴流主角?

作品:《玄阴司

    门突然被人大力推开,发出“碰——”的一声。

    方喜乐皱着眉头看去。

    进来的几个女孩服饰华丽,俱是十多岁的年纪,是方家的小姐们。

    为首的女孩穿着蓝色的绸缎长裙,裙边上用银线绣着几朵盛放的海棠花,头上梳着两个发髻,插着白色镶银绒球发饰,偏分的刘海下是一张乖巧可爱的面容。

    方喜乐心里叹息一声,身为姐妹,这具身体长得怎么和人家差距那么大。

    为首的女孩,方小舞,在床前站定,居高临下地看着方喜乐,眼神中满是幸灾乐祸。

    “啧啧,你病成那样还能活过来,命真大!”

    方喜乐沉默不语,她每看到一个人只能想起来对应的名字和基本信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这具身体的性格,和周围人的关系都不了解,不敢贸然开口,引来猜疑。

    得不到回应,方小舞更是趾高气扬“方喜乐,我跟你说话呢,你是聋还是哑巴了!”

    哦,这具身体也叫方喜乐,还真是有缘。

    方小舞后面跟着的一个黄衣服小女孩突然笑出声,见众人看过来,忙说“我看那,她是被当众退婚,被打击得不会说话了。”

    此言一出,几个女孩都“吃吃”地笑起来。

    “要我说,这不是迟早的事嘛,白少爷那么厉害,怎么可能看上这样的废物!”

    一个高挑的女孩说道。

    “就是,像她这种十八岁都突破不了气旋境的废物怎么配和白少爷在一起!”

    几人中最小的一个女孩说道,看着方喜乐,眼神中既有厌恶又有妒忌。

    方小舞得意地笑起来“也就她自己还每天做着美梦,以为白少爷真的回来娶她。被退婚还生病了,以为以生病为要挟,白少爷就会回心转意,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方喜乐觉得心口隐隐作痛,是这具身体残留的意思在作怪。

    难道这具身体是因为受不了退婚的打击才生病的?

    在脑海中稍微搜索了一下退婚,大段的记忆如针扎般袭来。

    母亲和白家主母关系情同姐妹,二人同年产子,于是定下和白家少爷白修诚的娃娃亲。

    随即画面一转,母亲病逝,父亲再娶,继母生下弟弟和妹妹,一家四口和乐融融,小小的方喜乐站在一旁看着,眼神中充满了渴望。

    画面再转,随着年纪渐长,知道自己有个未婚夫,情窦初开的少女经常去白家附近的茶楼喝茶。

    直到有一天,看到了玉树临风,小小年纪便气度非凡的少年,听到别人叫他白少爷,少女的脸腾染红了。

    从那天起,少女便开始留心白修诚的消息。

    十三岁突破为气旋境武者,从修习到突破只花了两个月的时间。

    十五岁成为气旋二层武者,天才之名传遍整个罗县。

    少女欣喜中又带着几分自惭形秽,罗县中三大家族聚会,少女只敢站在远处,默默地望着少年,看着自己的姐妹围着少年,像小鸟般叽叽喳喳。

    十六岁气旋三层,就连饮江城的大人物们也听说了白修诚的名字,苍焰山庄都跑过来收徒。

    那可是苍焰山庄啊,饮江城最大的武林势力,庄主更是饮江城最厉害的武者,在偌大的西北府也是跺一跺脚震三震的存在。

    周围人看她的目光充满了羡慕,羡慕中还夹杂着妒忌,其中有不少冷言冷语,不过少女不在乎,她日日祈祷希望少年平安,盼着少年回来娶她。

    终于,十八岁到了,在这个世界,因为有钱人家的孩子多会习武,所以结婚的年龄比较晚,一般十八岁才算成年,才可以成婚。

    十八岁的生日宴上,少女没有等来心中的少年,反而是白家管事上门,要求解除婚约,少女的心如坠冰窟,觉得整个世界都坍塌了,混混僵僵地看着父亲答应下来,白家管家满脸笑意地离开,众人嬉笑幸灾乐祸的面容一一在眼前闪现,混混僵僵地回到屋内,就此一病不起。

    再次醒来时,身体中的灵魂变成了来自现代,同名同姓的方喜乐。

    “小姐,小姐您没事吧!”杏儿扶着方喜乐,满脸担忧。

    方喜乐揉了揉受到记忆冲击脑袋,缓了半晌才道“我无事。”

    “呦,还装上病了,怎么,想说我们来把你气病了?”高挑的女声开口,融合了原主记忆的方喜乐,知道这人是二叔家的大女儿,叫方小曼,只比自己小了一岁,今年十七。

    平时就喜欢欺负原主,偏偏原主性格柔弱,还没有靠山,平时吃了不少亏。

    原主之前生病,和白修诚的退婚有关系,但是和家中父母的冷漠,兄弟姐妹们的嘲笑和欺负都有关系。

    方喜乐对她们自然没有好脸。

    “我大病初愈,确实不舒服,还请各位妹妹先回去。”

    方小曼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哼,你已经被白家退婚了,还敢摆白家少夫人的架势,真是不要脸!”

    莫名其妙,说得好像原主以前怎么地她们了一样,以前都是她们欺负原主好不好!

    几人中最小的女孩,方小媛,十二岁,二叔家的女儿拉住姐姐的袖子,说道“好啦,姐,我们以后不要再把她和白少爷放在一起说了。

    听说白少爷已经被苍焰山庄庄主收为徒弟,以后步步高升,前途不可限量,有这样的未婚妻一定是他的污点,肯定不愿意让人提起吧。”

    方喜乐垂下眼帘,掩盖住一丝怒意,小小年纪就如此恶毒。

    “咳咳”,她使劲咳嗽一阵,说道“杏儿,你先退下吧,不用在我身边呆着,省得把病过气给你。”

    站在床边的姐妹几个听到这话,变了脸色,捂着嘴后退几步,一脸厌恶地看着方喜乐。

    “呵,姐妹们,我们回去吧,让这位原白家少夫人好好歇着。”

    方小舞说完率先一步跨出小院,其他人狠狠地瞪了方喜乐一眼,也跟着离开。

    几人一走,杏儿就扑过去,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你先去吧,我睡上一觉就好。”

    “哦,那我跟小姐熬药去,等小姐醒了喝。”杏儿实诚,没有丝毫怀疑,捏好被角退了出去。

    屋子没人,方喜乐终于放松下来,好好思考穿越的事情,一上来就是退婚,自己貌似还是个练武废材,如果此时白修诚站在面前,自己还可以说一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嘶,这剧情怎么有点熟悉,难道自己是穿越废材流主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