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欺负(新书求收藏)

作品:《玄阴司

    春天的雨是柔和的,只见春雨在竹枝竹叶上跳动着。那雨时而直线滑落,时而随风飘洒,留下如烟如雾如纱如丝的倩影,飞溅的雨花仿佛是琴铉上跳动的音符,奏出优美的旋律。

    方喜乐打着伞,和杏儿一起走在去家族武学的路上。

    修养一周,身子骨已经好利落,学武的事情也该提上日程了。

    这一周,躺在床上无事可做,只能反复研读《苍狼心法》,方喜乐对这部功法有了一定的了解。

    按照书上所说,人体内都含有先天之气,这些先天之气分散在经脉内,普通人察觉不到它的存在。

    而功法的作用,就是先控制一缕真气跟着功法运行全身,吸附一路上所遇到的真气,由一缕变成几缕最后汇聚成一股,冲击丹田,在丹田内开拓出存储真气的地方。

    真气开拓出丹田之真气海,在其中盘旋定居下来,形成气旋,所以开拓出丹田的武者被称作气旋境武者。

    人体内的先天之气,并不是等量的,有的人多,可以用体内的先天之气直接冲开气海,这些人就是世人口中的天才了。

    但绝大多数人,体内的先天之气不足以冲开气海,这时候,就需要补充后天之气了,后天之气虽然质量比不上先天之气,但架不住量大,可以随时补充。

    最简单的,平时吃的食物中就含有后天之气,但普通的食物,含有的那点后天之气还不够日常消耗,练武之人,食量都大,还要多吃肉食。这样一来,穷人家肯定供不起这样的消耗,所以才有穷文富武之说。

    食量大,慢慢积攒后天之气,虽然可行,但速度很慢,一般人可能要攒上十年之久,资质差的可能这一辈子都没有突破气旋境的希望。有点底蕴的家庭,都会给晚辈发一些丹药,辅助修炼。

    书中提到了几种常见的丹药,养气丹就是最常用的补充后天之气的丹药,效果温和,适合刚练武的人服用。

    补气丹是养气丹的进阶,效用一样,但补充的后天之气量是养气丹的三倍,初学者服用有撑爆经脉丹田的危险,是气旋二层以上武者的选择。

    小还丹是疗伤用的,平时也可以适量服用,滋养经脉。

    方家在罗县也算有头有脸的家族,家族中的子弟自然有丹药供应,但凡在武学中习武的人,第一年入内,每月免费发放一颗养气丹,一年之后,突破气旋境,就要完成一些家族任务,换取丹药了。

    方家身为罗县三大家族之一,每个月才给子弟发放一次丹药,可见丹药的珍贵。

    说起来,在原本身体的记忆中,从来都没领取过丹药,这也是导致原主进度慢,习武一年还没有突破气旋境的原因。

    方喜乐摸摸下巴,原主性格内向,从来没有开口要过,自己倒是可以试试。

    “小姐,前面就是武学了,我们下人不能过去。”

    杏儿皱着眉头,满脸不赞成地对方喜乐说道。

    “小姐,你身体才好,要是支撑不住,就不要勉强,要我说小姐应该再休息上十天半个月的,才能全好。”

    方喜乐笑着摇摇头,这个丫头五岁就跟着原主,二人感情极好,这偌大得方府也只有杏儿一人会关心她。

    之前方喜乐在她面前还多加掩饰,怕她发现自己和原主性格不一样,结果发现这丫头就是个傻的,不论自己做什么,她都当是被退婚打击到了,毫不怀疑还一脸怜悯地继续照顾服侍。

    弄得方喜乐哭笑不得,不知道摊上这个丫头是好事坏,但总归对她放心了不少。

    “放心,我知道分寸。”方喜乐回答道。

    杏儿这才点点头离开,还一步三回头,看架势恨不得把自家小姐一起拽走。

    方喜乐苦笑着摇摇头,独自向武学走去。

    说是武学,其实地方并不大,高高的院墙防止有人偷窥,能容纳十多人练武的空地,加上一间授课的学堂,就组成了武学的全部。

    学生也不到十人,不管水平高低都混在一起上课,都由一个老师教导,所有人的功法都是《苍狼心法》,在方喜乐看来,这教学条件简直是简陋。

    学堂中已经坐了几个人,原主和他们关系不好,平时也不说话,方喜乐便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

    方喜乐想息事宁人,但别人可不是这么想的。

    “呦,我还以为你以后都没脸出门了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

    二叔家的方小曼率先发难。

    方小曼的弟弟,方正明,一脸坏笑着插嘴“要是没人要,我帮你找个好姻缘怎么样,我觉得,村口的那些庄家汉子和你就配的很!”

    此话一出口,学堂内的人哄笑出声,嘲弄幸灾乐祸的视线在方喜乐身上扫来扫去。

    众人大笑一番,见方喜乐没有反应,顿时就不舒服了,骂人没有回应,这不跟骂自己一样嘛。

    方小怜眼珠一转,在方喜乐经过时,悄悄伸出脚,她眼中带着兴奋,已经想象到对方在众人面前出丑的模样,嘴角不自觉地裂开。

    突然——

    “啊——”

    学堂内一声惨叫响起。

    “小怜,怎么了?”方小曼连忙起身查看。

    方小怜憋着嘴,一副要哭不哭的模样,指着方喜乐地说道“小曼姐,她踩我。”

    “你竟敢踩小怜!”

    “那么大的人还欺负小怜,真不要脸!”

    “就是,怪不得白少爷不要你!”

    方小怜长得可爱,性格温和,在方家一众兄弟姐妹中,人缘颇好,此时受到欺负,欺负她的人还是不受待见的方喜乐,众人立马怒了,七嘴八舌地声讨起来。

    “怎么回事!吵什么!”

    一个大嗓门压过所有人,学堂中瞬间安静下来。

    来者四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蓝色的武士服,相貌及其威严,方喜乐二叔方怀林,也是方家武学的老师。

    “你们在学堂中大叫什么!成何体统!”

    “父亲”

    “嗯?”方怀林眼睛一瞪,方小曼马上改口。

    “老师,方喜乐踩小怜妹妹的脚!”

    方正明连忙补充“老师,小怜妹妹好好地坐着,根本没招惹她,她就狠狠地踩了小怜一脚。”

    方怀林转向方喜乐,眼中闪过一丝不喜,不过身为家族武学的老师,在外面他还要维持公正的形象。

    “方喜乐,你有什么可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