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丹药(新书求收藏)

作品:《玄阴司

    方喜乐心里好笑,这帮小屁孩,到底是没经过社会的毒打,段位太低。

    “老师,我有几个问题想问。”

    方怀林眼中不喜之色更浓,哼了一声,表示默许。

    她转向方小曼等人,问道“我踩小怜妹妹的事,你们可看到?”

    到底是十多岁的孩子,在方怀林面前,几人不敢说谎。

    方小曼道“没有看到,但是小怜妹妹肯定不会说谎。”

    “哦?”方喜乐微笑“你们怎么那么确定她不是说谎,她就是在骗你们呢,我在道中间走路,怎么可能踩到坐在座位上的小怜妹妹?”

    “这”几人迟疑了,从感情上他们肯定是相信方小怜的,但从理智上,方喜乐说得也有道理。

    “我没有撒谎!”方小怜看周围人迟疑,顿时觉得受了天大的委屈“我刚刚把脚伸到道中间了,你当然能踩到我。”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方喜乐笑意更深“那小怜妹妹,在我走路时,把脚伸到道儿中间做什么?”

    “我,我”方小怜支吾了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

    方怀林咳嗦了一声,威严地说道“好了!都坐下,兄弟姐妹之间开玩笑可以,但不要在学堂中打闹。”

    看似两边都不相帮,实际上暗暗袒护方小怜。

    毕竟方小怜伸脚绊人,欺负自家姐妹,这样的名声传出去可不好,而方怀林把这事归结为开玩笑,方喜乐若是再把此事拿出去说,别人只会觉得她没度量。

    方喜乐没在意,她看得明白,以自己在方家地位,能不受欺负已经不错了,至于重视,想都不要想。

    一切还是要靠自己争取,任重而道远啊。

    方家这一辈有九个兄弟姐妹,学堂中只有七个,这七个人武学水平也不尽相同。

    方正辉,方小舞只有十三岁,刚刚入武学,还在学习内功心法运行的基本路线。

    方小曼,方正明,方小怜已经在武学中呆了一到三年不等,虽然没有突破气旋境,但功法运行已经烂熟于心,主要偏向于学习突破气旋境的方法窍门和实战演练。

    方怀林便把几人分为两拨,内功运行没问题的去院中练武,不熟悉的在学堂内听讲。

    方喜乐自然留了下来。

    有老师和没有老师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自己看书怎么也琢磨不明白的地方,老师一讲就迎刃而解。这一周一来,她一直没敢尝试运行功法,怕运行错误,损害经脉,但听了今天这一堂课,方喜乐觉得回去可是试试了。

    “好了,今天就讲到这里,大家还有没有问题?”

    “老师,我有!”

    方怀林诧异地看着方喜乐,方喜乐一向不受待见,性格又懦弱,入学堂一年来,也没说过几句话。

    他满脸不耐烦,说道“你都入学一年了,能有什么问题。”

    得,这个方怀林对她相当不待见啊,连提问都不让。

    教完这几个人,方怀林带着几人来到院子中。

    院子中央有一大片空地,两侧是两个架子,架子上摆满了武器,其中刀剑最多,其次是弓箭,长枪,长棍,还有一些生僻的武器比如鞭子双手刀之类,不过这些武器显然没人用,有些都生锈了。

    今天方怀林教的是基础拳法,方喜乐跟着众人一圈练下来,发现自己这身体素质实在不行,练了不一会就败下阵来,全靠意志力撑着,以后还得加强锻炼。

    好在其他几人身体素质虽然比她强,但也没有突破气旋境,也好不了多少。

    一上午练习结束,众人聚集在学堂之内,方怀林从怀中掏出来一个袋子。

    方小舞和方正辉眼神顿时亮了,其他几个大的一脸羡慕地看着两人。

    方怀林掏出两个小瓷瓶,放到二人手中,见二人道谢,满意地点点头,又嘱咐了几句,就想离开。

    这时——

    “老师,我的丹药呢?”

    方怀林回头看了方喜乐一眼,皱起眉头“我记得你已经超过一年了,家族只有在第一年才免费提供丹药。”

    方喜乐说道“家族的规矩我知道,我要的是之前第一年的丹药,一个月一颗,老师应该给我十二颗丹药才对啊。”

    此言一出,周围人看她的眼神顿时变了,居然敢跟老师这么说话,胆子真大。

    方怀林脸色不好,一是方喜乐这么一说,显得他有虐待学生的嫌疑,二是丹药被他扣下,早就分给了自家的孩子,哪里还能拿得出来。

    丹药难得,价格昂贵,他一个人可买不起,这些丹药都是家族出钱买来的,每人每月都有固定的份额,别看他是家主的二弟,也不是想拿就能拿的。

    这一年中,方喜乐的份额都被他悄悄密下,给了自家长子方正明,方正明天赋在他的几个孩子中,算是不错的,再加上丹药供给,有望十五岁就成为气旋境武者。

    突破气旋境武者的年纪越小,证明天分越高,这样家族才会在方正明身上倾斜资源,让他越来越强,形成良性循环。

    就像家主的儿子方正平,十四岁突破气旋,在资源分配上不比自己这个气旋三层武者差,而且还能得到家主的单独辅导。

    所以见到方喜乐不受重视,他心中一动,悄悄地把她全部资源克扣下来,供给方正明。

    以方喜乐胆小的性格,想必也不会多问,也不敢多问。

    此时,方怀林不能承认这事,也拿不出丹药,他沉声说“话不能乱说,你有什么证据我没有给你!”

    心下一沉,看来她低估了丹药的重要性,方怀林这是宁可不要面子也不会给她丹药了。

    在要下去,她就把方怀林得罪死了。

    方喜乐笑笑,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是吗,可能是我记错了,我再好好想想。不过没有丹药也就罢了,我还有不少问题不懂,以后上课还要多多向老师请教。”

    方怀明脸色彻底沉下来了。

    先说自己记错是示弱,之后又说没有丹药就要多问问题,语气虽然客气,却是裸威胁。

    他心里闪过一丝疑惑,这真的是那个懦弱安静的方喜乐吗?但也仅仅是疑惑,毕竟他和这个侄女不熟。

    方怀林过了好一会,才挤出笑容“这是应该的,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