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落雪姑娘(新书求收藏)

作品:《玄阴司

    扔下几个铜板,付了面钱。

    方喜乐拱拱手,表示感谢。

    刚一转身,就听到大爷自然自语“小伙儿长得挺帅,就是不会说话,可惜了。”

    方喜乐“”

    方正明和方正辉就是为了落雪姑娘而来,现在应该就在春风楼中,虽然可以在外面等着,但谁知道春风楼有几个门,万一他们二人从后门走了,岂不是白等了。

    最好的办法还是进到楼内,近距离监视他们。

    “这位公子,里面请!”伙计边领路,边热情推销。

    “公子今天可来对了,正好赶上落雪姑娘跳舞。曾经有位饮江城里有名的才子看了落雪姑娘的舞蹈,当即写下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哪的几回见的诗句。

    要说看落雪姑娘的舞蹈呢,当然是坐在前排中间最好,其次是前排两边,后边说实话,可能就看不太真切了。

    要是平时,客人想坐哪儿坐哪,但是今天来的人太多了,大家都涌前排去怎么整,所以今天前排的座位要加一两银子,前排中间的座位要加二两银子。

    客人您看要不要加银子坐前排,我敢保证,您绝对不后悔!”

    方喜乐压低嗓子说道“不必。”

    卖力推销的伙计一听,也不热情了,指着后面一排坐,说道“就那里,您随便坐。喝点什么?吃点什么?”

    “一壶酒”

    “就一壶酒?”

    清晰地看到伙计眼神中的鄙视,方喜乐不由得一阵尴尬,奈何自己兜比脸干净,搜刮了原主的所有存款,才凑足一两银子,要不是为了就近监视方正明和方正辉,她还舍不得一壶酒钱呢。

    找了个偏僻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坐下,方喜乐在人群中搜索起二人。

    春风楼中人流嘈杂,好不热闹,三教九流,各种打扮的人都有,不过以方正明和方正辉的身份,肯定坐在前排正中间的位置。

    果然,前排正中,摆了两张方桌,桌上放满了各种佳肴,桌子旁坐着的几人,衣着格外将就,拿着酒杯谈笑风生。旁边的人只能羡慕地看上几眼,不敢随意上前搭话。

    其中两人正是方正明兄弟俩。

    还有一人着一身白衣,看起来和方正明差不多大,青春年少的年纪,脸上却带着阴翳之色,根据原主的记忆,这人正是白修信,白修诚的亲弟弟。

    另外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个人,穿着土黄色长衫,外面套着蓝色镶银边绸缎半袖,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摆出风流潇洒的模样。

    再往上看,是一张毫不出奇的面孔,眉毛高高扬起,显得有几分凶恶,几个侍从规规矩矩地站在后面,看他们腰间的刀就知道这几人都有功夫在身。

    虽然没见过这个人,方喜乐多少也能猜到几分,有这么大排场甚至能压过白家方家,肯定是李家的人,看他的年纪约莫十七八岁,应该是李家宝贝独生子,纨绔李宝来。

    方喜乐抿了口酒,对未出场的落雪姑娘升起几分好奇,能让罗县三大家的公子,一家不落地过来捧场,到底是怎样的人间绝色?

    突然,春风楼内的灯一瞬间灭了大半,人群一阵骚动,随后又安静下来,随后舞台上的灯纷纷点亮,照得整个舞台如同白昼。

    不知谁突然喊了一声

    “落雪姑娘出来了!”

    就见舞台上巨大的屏风后面有人翩翩起舞,只能看到身形却看不到容貌,仅仅如此,就有人看的目不转睛,无意思地长大嘴巴,连口水流出来都未察觉。

    台上灯笼突灭,一阵悠扬的琴声响起,灯笼再次点亮时,落雪姑娘已经出现在台前,随着音乐舞动。

    她穿着一身粉色的舞衣,大胆地露出雪白的腰肢,腰上挂着几个铃铛,随着舞蹈发出悦耳的响动,同样是粉色的长水袖,划出一好看的弧度。

    头上并没有过多装饰,仅仅一根月牙形的金钗固定住脑后的发髻,金色的丝带和大部分头发垂落下来,披散在身后,垂到腰间。

    作为舞女,落雪姑娘的妆容长相却格外清纯,气质也类似大家闺秀的温婉端庄,这样妖娆的身段和清纯的脸蛋混合,最容易让男人痴迷。

    三大世家的几位公子,也完全抛却了矜持,和众人一起喊着落雪姑娘。

    这会功夫,方正明兄弟俩已经往台上扔了不下十朵绢花,要知道这春风楼中,一朵绢花就是一两银子,方喜乐看得暗暗心疼,毕竟今晚打劫了二人,这些银两可都是自己的。

    李宝来更是豪气地把剩下几十朵绢花包圆,让侍卫扔到舞台中央。

    一曲完毕,落雪姑娘退下,春风楼其他的姑娘陆续登场,毕竟一个青楼要想赚钱,不能只靠一个姑娘撑场面。

    前排

    方正辉扯着方正明的袖子,小声说道“哥,落雪姑娘已经下去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就你胆小,父亲肯定在自己房中修炼,没时间管我们。”

    方正辉面色发苦“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要是被父亲撞见,我们就惨啦。”

    “好啦好啦,这就回去!”

    方正明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今天喝得有点多,他顺势搭上弟弟的肩膀,冲方桌上的二位拱拱手。

    “李兄,白兄,我和舍弟先告辞了!”

    罗镇的夜晚充满着宁静与和平,店铺早已关门,行人也已经归家,月光下的街上看不到一个人,只能见到树的影子,微风吹过,树叶摇曳,地上的影子也随着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姿态。

    远远望去,还可见依稀的灯光,时隐时现,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如果走大道,春风楼离方家不算近,但好在还有一条小路可以抄近道。

    方正明显然是喝高了,一路上哼着小曲,边走边大着嗓门问“怎么样,我没骗你吧,落雪姑娘是不是顶顶漂亮的美人?”

    方正辉挠挠头“漂亮是漂亮,但我还是更喜欢白家的小姐。”

    “呵呵,小孩子,啥都不懂!”

    方正辉不乐意了,忍不住反驳说“你也就十四岁,比我大一岁,凭啥说我是小孩子!”

    没有回应,不理我?

    赌气地又往前走了几步,他突然觉得不对劲。

    太静了!

    一直跟在身边的脚步声消失了!

    空荡荡的街道中,好像只剩下自己一个活人一般!

    方正辉疑惑地回头,看到一个木棒在眼前骤然放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