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修炼与后续(加更)

作品:《玄阴司

    方家兄弟俩趴在街道上不省人事。

    一张惨白的脸,面无表情地盯了兄弟二人。

    正是铅粉涂多了的方喜乐。

    她用木棍捅了捅二人,心里琢磨着是不是下手重了,没办法,第一次抢劫没有经验,以后多练习就好了。

    亏她之前还严阵以待,没想到事情进行的如此顺利,这两人一点警戒心都没有,看来练武和打架根本不是一回事。

    这也是因为兄弟二人是不入流武者,要是进入气旋境,单单力气就是普通人的好几倍,即使没有警戒心也不是方喜乐能得手的。

    确定二人只是昏过去,没什么大碍,方喜乐小心翼翼地在二人身上摸搜了一会,掏出两个袋子。

    果然,像丹药这种贵重物品,大多数人都会随身携带,正好便宜了自己。让她惊讶的是,方正明袋子中,居然也有一颗养气丹。

    意外之喜!

    银子更是多达二十两,比自己富裕多了。

    想了想,方喜乐把两个钱袋里的金银倒出来,钱袋随手扔在水渠中,免得钱袋上有什么标志,被认出来。

    一路跑回方家,杏儿早已经睡下了,整个方家静悄悄的,没有人发现方喜乐偷跑出去。

    也是,本来住的地方就偏僻,住的还是个不受家主待见的女儿,没人会闲得无聊跑来拜访她。

    干了一票,方喜乐心中有些兴奋,一时睡不着觉,干脆坐在床上盘起腿,摆出五心向天的姿势,拿出《苍狼心法》,按照方怀林的讲解,尝试运行体内的真气。

    不过一会,就感觉到一股气流随着功法运行,在经脉内缓慢流动。

    原主习武一年,虽然没有丹药辅助,功法也全靠自己摸索,但一年下来,也找到了气感,如此说来,这具身体的武学天赋并不差,如果有足够的丹药,恐怕已经成为气旋境武者了。

    方喜乐有些不明白,即使原主的母亲已经病逝,父亲再娶,可也没有理由对女儿如此漠视,任由别人欺负。

    据她了解,继母的家室很普通,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方父并不需要借忽视原配的女儿来讨好对方。

    难道原主不是方父的女儿,原配给他带了绿帽子?

    这样一溜号,体内刚运行起来的真气又带不动了,她吓了一跳,忙放空心思,专心运转功法。

    引领真气在体内经脉循环一圈,并没有感觉到真气量有所增加,方喜乐索性掏出打劫来的养气丹。

    养气丹是指甲大小的棕色药丸,由白色的瓷瓶装着,这样可以有效封存药性,直接吞服后运行功法即可,药性温和,上手简单,初学者也可以独自服用。

    存放赃物最安全的地方,当然是肚子里,一口吞入腹,死无对证。

    不再犹豫,方喜乐一口吞下养气丹。

    丹药不需要吞咽,在口中中就化作一股暖流,顺嗓子流入体内。

    良久之后,方喜乐睁开双眸,停止运行功法,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如果说之前,她体内的真气是一缕的话,这一颗丹药,就增加了半缕真气含量,相当于她半年苦修,难怪丹药如此珍贵。

    刚刚尝试着用一缕半的真气量,冲击丹田,虽然没有成功,但也对需要的气量有了个大概的了解,估摸着气量再增加三倍,就可以成功冲击丹田形成气海,算下来,除了日常修炼外,还需要六颗丹药,保险的话,需要准备上八颗。

    不过以后丹药恐怕就不会这么好得手了,今夜打了方正明兄弟俩措手不及,以后他们出门必定小心,或者干脆不带丹药出门。

    还得再想其他的法子才成。

    此时,窗外隐隐透出亮光,方喜乐才惊觉不知不觉中,一晚上过去了,修炼了一晚上,却不觉得疲乏,反而精神奕奕,内力真是个好东西。

    她站起来,打开窗子,看到东方的天空已经泛白,而西边深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微光下的大地朦朦胧胧,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

    以前作为白领,每天九十点才能回家,玩手机玩到午夜才会睡觉,早上起不来成为常态,她从来没看过这段时间的光景。

    深吸一口气,空气里沁着微微的芳馨,涤尽了一切的尘污,带着茉莉花的清香渲染开了,随着风儿飘溢,飘进了每一个呼吸的毛孔中,抚平了她穿越以来的孤独和不安。

    她第一次觉得穿越也不赖,起码这个世界,也有磅礴的日出,弯钩的新月,也有险峰和峻岭,也有小桥和流水。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而她,今生用着这双眼,看遍天下风景,用这双脚,踏遍万里河山。

    当然,要练好武功才能出去,方喜乐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反驳方怀林,吓到了这群孩子,今天一来,没有人起哄挑刺。

    方喜乐挑挑眉,乐得轻松自在。

    余光一扫,看到了方家兄弟俩,俩人头上包着布条,方正辉的嘴角还高高肿起,说话时一抽一抽的,带着几分滑稽。

    她在心里不真诚地检讨了下,毕竟是个十三岁的少年,还是这具身体的表弟,打成这样不太好,下回一定要轻点。

    至于方正明,昨天还指责她来着,作为表姐教育下也是应该的。

    要是方正明和方正辉知道她的想法,大概会气得哭出来。

    方怀林一进学堂,就看到受伤的兄弟二人,他皱起眉头,问道“怎么回事?”

    “没,没怎么。”方正辉一看到父亲严厉的脸,说话就开始结巴。

    “没怎么弄得一身伤?说!这伤怎么弄得!”

    “我,我们”

    “我们昨天对练,不小心跌倒受得伤。”方正明一本正经回答,接着转向方正辉,说道“是吧?弟弟。”

    “额,对,就是这样。”

    方怀林皱了皱眉头,练武这么多年,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伤是别人打出来,不过也没多想,八成是兄弟二人打了一架,怕被说,不敢承认。

    这个时代,一家好几个孩子,父母远没有现代这般把孩子放在手心捧着护着,而且男孩子,打打闹闹也正常。

    冷哼一声,懒得管他们兄弟之间的破事。

    “小舞,昨天服用丹药修炼,感觉如何?”

    方小舞面上带着兴奋,回答说“回老师,昨天服用了丹药,我立马找到了气感。”

    方怀林满意地点点头“很好,回去多多修炼,说不定想你哥哥一样,一年就能突破气旋境。”

    “正辉,你呢?有什么感觉?”

    “回,回老师,我还没找到气感。”方正辉结结巴巴地回答。

    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方怀林勉强安慰道“无妨,刚开始修炼,找气感确实不容易。”

    方喜乐诧异地看了兄弟两人,她还以为今天方家会到处找抢劫兄弟二人的凶手呢,没想到兄弟二人压根就不想把这事抖落出来。

    稍微一想,就明白了。

    兄弟二人,在逛青楼回来的路上被抢劫,相比于被抢劫,丢失丹药,二人明显更害怕去逛青楼的事暴露,所以对昨日之事只字不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