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花灯节(新书求收藏)

作品:《玄阴司

    十里长街灯光辉煌,人声鼎沸两旁的花灯一路延伸,直到青柳江畔,方喜乐漫步在街道上,细细观赏。

    栩栩如生的金鱼灯,形象逼真的荷花灯,古朴典雅的官灯——各式各样的彩灯造型优美,装饰考究,做工精细,美不胜收。

    此时,已全然看不见远近山脉和房屋的轮廓,夜色早已把它掩盖在一片迷茫之中,取而代之的是那一团团、一簇簇悠悠闪烁的灯光,仿佛是天女为大地织成了一件五彩缤纷的衣裳,轻轻穿在家乡的大地上。

    置身在这美丽的夜色中,让人联想起天上的繁星,宛如在宇宙星河中遨游一般。

    今夜正是一年一度的花灯节。

    传说上古之时,每到夜晚,都有妖魔鬼怪偷袭牲畜人类,导致晚上家家闭户心惊胆战。

    掌管天地万物的天庭之中,天上有个叫玄女的神仙,偷偷下凡游玩,来到一个小村庄,村里的人十分贫穷,却淳朴敦厚,纷纷拿出平时不舍得吃的食物,招待客人。

    玄女被善良的百姓们打动,告诉村民,妖魔鬼怪们害怕光亮和欢乐的声音,在晚上挂上灯笼,敲起欢乐的鼓,打响愉快的锣,那些阴邪之物们便不敢再靠近。

    村民们按照玄女的方法一试,果然管用,妖魔鬼怪们都被吓跑了。

    村民们没有藏私,把消息告诉了周围的村落,这样一传十,十传百,防止妖魔的办法在整个人间都传开了,人们的日子也越过越好,天庭之上每日都能听到人间百姓的欢笑声。

    天庭的神仙们十分嫉妒,处罚了私自下凡的玄女,还给人间降下瘟疫,地动等种种灾难,并且一年之中只有一天才允许挂灯笼,敲锣打鼓,这一天,便是花灯节了。

    当然以上只是传说故事,如今的花灯节,更像是大型相亲会,女子们通常会买两个一模一样的花灯,写好纸条放在其中一个花灯内,花灯顺着青柳江飘下,又在下流被男子们打捞起,选上自己中意的花灯,带着来到上流寻找放花灯的女子。

    女子如对携带自己花灯的人有好感,便可拿着相同的那盏花灯上前表明身份,若是不喜欢,便扔掉花灯避而不认。

    不得不说,这样的习俗在封建社会非常大胆,可见秦国女子地位并不低,可能是因为国人尚武,女子中也出了不少武林豪杰,提高了女子的身份地位。

    方喜乐买了两盏漂亮的荷花灯,反正打劫了方正明几人,她不差钱。

    想了想,提笔写下前世的一首诗。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好诗,没想到方小姐文采如此不凡,若是女子可以科举,状元之位非方小姐莫属。”

    方喜乐笑了笑,慢条斯理地把花灯放入水中说“落雪姑娘说笑了,我哪能做出来这样的诗,是从一本古书上看到的。”

    跟着此人学了两个月的舞蹈,不用回头,光听声音也能认出声音的主人。

    落雪眨眨眼,忽然好奇道“方小姐放花灯,可是有心上人?”

    “并没有,只是和那群闺阁小姐们做一样的事,让我觉得自己年轻了不少。”

    “哈哈”落雪捂着嘴,笑出声“方小姐也才十八岁吧,怎么说得自己好像八十了。”

    笑了一阵,落雪收敛了笑容,盯着方喜乐说道“今晚方小姐就要上去替我跳舞了,不准备一下吗?”

    “不必了,没什么可准备的。”

    如今她已经是气旋一层武者,还是看不清此人深浅。

    “我已经留下了信,说明我要去做什么,保证一个时辰之后就会有人发现,所以”

    落雪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方小姐行事谨慎了不少。”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好一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放心,只要方小姐帮了我这个忙,我过后自然不会为难方小姐。”

    “那就好。”

    青柳江

    一艘花船被固定在江面上,船上点上了各式各样的灯笼,照的船体灯火通明,船内不时传来歌舞声和欢笑声。

    几个大家少爷笑嘻嘻地靠在船头,命令小厮打捞水中漂浮的花灯。

    小姐们挤成一团,手里拿着花灯,说着悄悄话,时而捂嘴偷笑,时而悄悄在扇子后面露出半个头,看向那群少年。

    能上花船的人,都是罗县中的大户人家,作为罗县三大家族,自然在受邀之列。

    方喜乐带着丫鬟登上花船时,不少目光集中在她的面纱之上。

    她的事情一直是这些小姐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从小和白修诚定下婚约,成了全县少女羡慕嫉妒恨的对象,暗暗咬牙切齿,觉得自己样样比她强,只可惜没出生在三大家族。

    后来被白少爷退婚,不知笑翻多少闺阁小姐,觉得自己又有了希望,说不定等白少爷回罗县,一个偶遇,就可以登上枝头变凤凰。

    再后来,方喜乐成为气旋武者,她们不敢明目张胆地嘲笑,但也在心里暗暗不爽,哼,十八岁才突破气旋,将来成就有限!

    而且女人要那么好的功夫做什么,到最后不还是要找个好人家,相夫教子,练武的女人都没有女人味,以后肯定不受夫家待见!

    不过她们不敢挑衅,不代表其他人不敢。

    “方喜乐,你被白少爷退婚了,丢了方家的脸,居然还敢出来!”方小曼第一个跳出来,指着方喜乐叫骂。

    都是方家人,她有方怀林给自己撑腰,气旋武者怎么样,方家多的是,就连她父亲的贴身管家都是气旋一层武者。

    站在方小曼身边,穿白色裙子的女孩连忙拉住她,说道“好啦,小曼姐,不要生气啦,气坏了就不好了,喜乐姐姐也说几句软话,大家和和气气的说话不好嘛。”

    “啪!”

    方小曼捂着脸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方喜乐“你,你,经敢打我!方喜乐,我告诉你”

    “啪!”

    又是一巴掌。

    方喜乐面无表情地看着方小曼,竖起两根手指。

    “第一,我为长你为幼,跟我这么说话,只能说明你缺少教养;第二,我强你弱,弱者就该有弱者的自觉。

    今日打你两巴掌教你个乖,日后其他强者,可不会像我这么好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