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替身(新书求收藏)

作品:《玄阴司

    众人颇为好奇“哦?我们罗县什么时候出了这样的才女?”

    方正平想了想说“此人必定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才有时间精力学习诗文,我们便在这船上找一找,看看能不能找到拿着同样花灯的女子。”

    众人觉得这主意不错。

    “你们看,那个站在船头的女子,手中拿的花灯是不是和柳兄手中的一模一样。”

    还真给他们找到了!

    众人来了兴致,围上去准备看看到底是哪个姑娘写出的诗句。

    待看清女子的衣服,白修信脸上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

    “方喜乐!”

    船头的女子转身,头上带着帷帽,看不清面容,但这身衣服确实是方喜乐的无疑。

    “李兄,方喜乐绝对做不出这样的诗句,我们怕是找错人了。”

    “哦?可这位姑娘手中的花灯分明和我手中的这盏一样。”

    “哼,那就是她不知道从哪抄袭来的诗句,绝不可能是她做的!”白修信愤愤不平地说,眼中带着对此人不加掩饰的厌恶。

    “方喜乐?就是方兄的长姐?”李存露出一丝好奇。

    要是方家其他人在此,恐怕会觉得受侮辱了,但方正平面色毫无变化,甚至还带着轻笑“是不是,我们上前一问就知。”

    白修信脸色阴翳“就是,我们要让她好看!”

    他上前一步,大声喝问。

    “方喜乐,这首诗是你从哪抄的,快从实招来!”

    “不说话,你哑巴了?”

    众人正僵持着,花船之内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这是怎么了?”

    “诸位,我们不如进入看看。”

    “好!”

    白修信有些不甘心,但也随着几人走到船舱内。

    船舱之内,原本整整齐齐的桌子到了一片。

    一个相貌威严的中年男人,脸色阴沉站在大堂中间,正是李家家主。

    “所有人,都不能离开这艘花船!”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还是县令上前一步,硬着头皮问道“呵呵,不知是什么事,惹得李家家主如此生气啊。”

    李家主李超群,罗县唯一一个气旋后期的武者,真要发起疯来,没人制得住。

    李超群环视众人,恨声说道“刚刚灭灯的一瞬间,有人抢了我的东西,现在此人定然还在这花船之上!”

    啊?!

    在场众人一片哗然,谁那么大的胆子,敢从李家主手中抢东西,不要命了!

    “找不回东西,谁都不能离开!”李超群一巴掌拍在身旁桌子上,桌子瞬间四分五裂。

    场中一阵吸气声。

    “咳,李家主,冷静冷静!”县令暗暗擦擦额头的汗,虽然知道李超群不敢对他怎样,但仅仅站在一个暴怒的气旋境后期武者身边,都令他感到压抑。

    “我们县的捕头,正好也在这条船上,我这就让他来查看。”

    被抓住的捕头都快哭了,第一次受邀上花船,居然遇到这种事情,真后悔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他拱拱手,小心翼翼问道“请问李家主丢的是什么东西?”

    “哼”,李超群哼了一声“是苍焰山庄的令牌!”

    在场众人都是有见识的,李家传承年代久远,不少李家子弟都去过苍焰山庄,拜师学艺,其中一代李家先祖更是成为苍焰山庄的内务长老。

    那位长老曾给李家留下一块令牌,但凡手持这块令牌的人,都可以进入苍焰山庄学武。

    是李家传家宝一样的存在。

    这样的东西,竟然被人偷了,难怪李超群如此愤怒!

    “李家主回忆一下当时的场景,能不能想出什么线索?”

    李超群想一下“当时灯光骤然变黑,抢劫之人的长相,身高,身形都不好判断,但我敢肯定,此人是气旋武者,身手如此敏捷,速度如此快的人,不可能是普通人!”

    捕头先是松了口气,有线索就好。

    随后冷汗就流下来了,罗县中的气旋境武者,哪个不是三大家族出身,若是不调查,李家家主那边说不过去,两边他都不敢得罪啊!

    “李家主,这”捕头苦着脸,眼神飞快地瞟了一下方,白两家说道。

    李超群也意识到,要是挨个搜查,恐怕会把方家和白家都得罪狠了,便问到“你有什么办法?”

    “您看这样,不如把气旋境武者聚集在一起,问问他们在丢失东西的时候,都在哪,有没有人可以证明。”

    “就按你说的办!”

    李超群对方家主和白家主一拱手“二位,得罪了,实在是事关重大,搜查就从我们李家人开始吧。”

    白家主和方家主脸色都不是很好,但奈何两人联手也不是李超群的对手,只能憋屈地答应,调查就调查吧,总比搜身强。

    捕头冒着冷汗,一家一家盘问。

    “不对”,白修信忽然叫起来“这里还少了一个气旋武者!方喜乐不再这里!”

    “方喜乐?方家人?”李超群身为李家家主,自然不可能没事盯着这群小辈。

    “是的,她前几日刚刚突破气旋境。”

    “人在哪里,把她给我找出来!”李超群眉毛一挑,吩咐道。

    过了一会,方喜乐走进船舱,手中拿着一盏花灯,躬身执晚辈礼“请问李家主找我何事?”

    “哦?”李超群眯起眼睛“船舱内这么大动静,你都不知道何事?”

    “让前辈见笑了,晚辈一向喜静,不喜欢热闹的地方,虽然听到船舱内有骚动,但想必有这么多前辈坐镇,也出不了什么乱子。”

    “船内骚动时,你在哪里?”

    “我当时正站在船头看风景。”

    “可有人证明?”

    方喜乐侧头回想了一下“当时我正在船头看风景,有几个人拿着另一盏一样的花灯过来,还质问花灯中的诗句是谁写的,他们都可以作证。”

    方喜乐点了几人。

    李超群吩咐人一一核对,随后点点头,说道“得罪了”

    方喜乐连忙摇摇头“李家主折煞晚辈了!”

    花船上气旋境武者并不多,很快就排查完毕,没有找到有嫌疑的人,自然也没找到丢失的令牌。

    今年的花灯节,高高兴兴的开始,却以众人预料不到的方式结尾,倒是那些无所事事的看客们,以后又多了一件谈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