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逼问(新书求推荐)

作品:《玄阴司

    常三最近活得颇为滋润,正所谓手中有钱,心中不慌,酒足饭饱之后,他靠在大树上悠闲地剔起牙来。

    几个痞里痞气的人走了过来,一路上小商贩,货郎顿时躲得无影无踪,这几人是罗县出名的无赖,每天偷鸡摸狗不干正事。

    要是真心计较报官,他们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关进大牢内几天就又被放出来了,出来后变本加厉继续骚扰县民。

    就连县里的捕快都懒得管他们。

    升斗小民们更是有多远躲多远,生怕被几人赖上。毕竟癞蛤蟆上脚,不咬人它膈应人啊。

    其中一人拽住跑得慢的小贩,付了一个铜板,拿了两个包子。

    “一枚铜板一个包子。”,小贩小声嘟囔道。

    “你说什么?一枚铜板三?那我再拿一个!”

    小贩气得跺脚,最后也只能无奈地自认倒霉。

    那人得意地边啃包子,边打招呼。

    “呦,常三,你最近发迹了啊!”

    “对呀,我那天亲眼看见你去春风楼了,怎么样,里面的姑娘漂亮吧?”,另外一无赖插嘴,露出一口大黄牙。

    “那当然”,常三来了精神“里面的姑娘个顶个的漂亮,我跟你们说”

    几个无赖凑做一堆,不时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

    “哎,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说过那件事?”常三突然换了话题。

    “什么事呀?”

    常三神神秘秘地看了四周一眼,小声说“据说呀,偷李家令牌的人是方家的小姐,方喜乐!”

    “啊?真的假的?”

    “你们还不信我!算了,不跟你们说了!”

    “别呀,三哥,跟我们讲讲呗!”

    李家令牌,可是当下最时髦的谈资,就算消息是假的,在酒桌上一讲,肯定成为众人中焦点,倍儿有面子!

    “我跟你们说,你们可别说出去啊!”

    “哪能呢,三哥!”

    “放心吧,兄弟这人品,三哥你还不清楚!”

    “你们都知道吧,方小姐原来有个未婚夫是白少爷,后来被退了婚,方小姐大病一场,险些死掉。好容易活过来之后呢,决定去找白少爷问个明白,但白少爷可是苍焰山庄高徒,那是相见就能见的人物吗?

    于是方小姐就想方设法进入苍焰山庄,但凭她的资质,苍焰山庄肯定不会要啊,于是她冒险偷了李家的令牌。

    你们不知道,那令牌是李家祖上留下来的,据说只要手持令牌,哪怕是个狗也能进入苍焰山庄习武!”

    “啊!”

    “居然有这种事?”

    “真的假的?”

    “这种事还能有假!要不是没有证据,我都想上李家举报领赏了!”

    几个无赖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样的消息,绝对值一顿酒钱!

    “三哥,那什么,兄弟几个今天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好好,但这事千万不能说出去啊!”

    待几人走远,常三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自己可真能干,即使在树下休息,也不忘完成任务。

    忽然,一只手从身后伸过来,竟然直接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

    常三虽然体型偏瘦,但怎么也是个男人,居然被人想抓小鸡仔一样抓起来。

    身后的手拎着常三,把他甩进无人的胡同中。

    他这才看清,那只手的主人竟然是一个女子,身量在女子中算是高的,体型偏瘦,穿着一身黑色武服,头发用一根银色的带子高高扎起,干净利落,看打扮是个江湖人。

    常三心里暗暗叫苦,他们这种无赖,也就能欺负欺负小老百姓,真正遇到杀人不眨眼的江湖人,只能希望对方今天心情好,不与自己计较。

    “女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小的,小的在这罗县还有几个朋友,最擅长打探消息,女侠想知道什么小的都能给您打探出来。”

    “你不认识我?”

    对面人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常三大着胆抬起头,见到一个柔和的面孔,只有高挺的鼻梁给整个脸添了些棱角,带着些书卷气,这长相气质不像是江湖侠女,倒像是大家闺秀。

    “女侠说笑了,小的这种人,怎么能认识高来高去的江湖人。”

    “哦,你不认识我为什么说我决定去苍焰山庄找白修诚问个明白,还说我偷了李家的令牌,说得有鼻子有眼,好像你亲眼看见的一样?”

    常三的汗瞬间就下来了。

    是了,这个年纪,这个修为,正是方家小姐方喜乐!

    “小的,小的”,常三眼珠直转“也是道听途说,小的以后不敢了!求方小姐饶命啊!”

    罗县三大家族的武者,一直以来世代居住于此,没有经历江湖中的漂泊,亦没有江湖人的锐气,也不会随便对当地居民动手。

    而且方喜乐自小长在深闺,和普通的大家闺秀比起来,只是身手好了一点,想通了这一点,常三也不那么害怕了。

    “大街小巷都在传这件事,小的也是一时嘴快,以后再也不敢了!小姐若是放了小的,小的立马去跟那些人澄清,以后,疼,疼!”

    方喜乐一脚踩在常三手上,狠狠一碾。

    “是吗,我跟了你一天,中午酒馆,下午茶楼,再然后大树下,你逢人便说一遍我偷令牌的故事。说!是谁指使你的!”

    常三疼得额头冒汗,求饶道“方小姐,真没有人指使小的,只是大家都喜欢听,小的才给他们讲的。小的知道错了,求小姐高抬贵手啊!”

    方喜乐收回脚。

    常三心里暗想,到底是闺阁小姐,就是好骗,不过这一脚也踩得好疼,看我回去怎么编排你!

    下一瞬间,眼前刀光一闪。

    “啊——”

    随着刀光闪过,常三抱着左手发出惨叫,手掌上赫然只剩下四根指头,鲜血不要钱的喷洒出来。

    方喜乐皱了下眉头,小心地避开血迹,手按在刀柄上说道“回答错误,我再问一遍,是谁指使你的?”

    “我说,我说!”

    常三是真被吓怕了,他见过狠人,干无赖这一行,不耍狠容易被欺负,还不如去干乞丐。

    但别人动手之前,都放几句狠话,例如如果你不怎么怎么样,我就把你腿打折,这人居然一句话不说就动手,什么大家小姐,是疯子才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