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我来领赏

作品:《玄阴司

    方喜乐拖着白修信,一路来到李府门口时,周围已经站满了吃瓜群众。

    “麻烦禀报一下,方家方喜乐前来领取悬赏。”

    门卫不敢怠慢,慌忙跑进去汇报。

    不一会,李超越跟着门卫出来,见到门口的二人,惊讶地问“方小姐,这是怎么了?”

    还没等方喜乐开口,一队人急冲冲赶来,为首的中年人她不认识,那人身后跟着的是之前悄悄离开,去寻求帮忙的小厮。

    见到二人,小厮立马扑上来“哎呦,我的少爷,您受苦了,小的这就带您回家!”

    白修信低着头,之前看他办事伶俐,又能说会道,经常待在身边,现在恨不得把他嘴堵上,这一嚷嚷满大街的都知道被当成货物拎了一路的人,就是白家少爷白修信了,没看他一路都不敢抬头。

    为首的中年人冷冷看了方喜乐一眼“方小姐,今日之事,他日我白家必定上门讨教!”

    不说他是白家的管事,位高权重,单说他本人就是气旋二层武者,根本用不胆怯,若是站在这的是方家家主兄弟三人,或者是前途广大的方正平,他还会斟酌一下语气。

    但方喜乐不过是个不受方家人待见,十八岁才成为气旋境的庸才,不足为虑。

    “呵,不用改日,就今日吧!还有白修信能不能走,现在可不是我说了算,他可是偷令牌一事的重要线索。”

    “你别血口喷人!”

    “我方喜乐做事,当然讲证据!”,方喜乐拽住白修信另一条胳膊,把他扯了回来,对李超越说道“我是来领赏的,白修信就是线索,他和偷令牌的人必定认识!

    前几日,罗县内突然传出我就是偷令牌之人,我心中奇怪暗暗查访,得知这条流言竟然是白少爷命人传播出去的,这事有常三等几人可以作证,一查便知真假。

    试想,我与白少爷无冤无仇,他为何会令人传出偷令牌的人是我的消息,如果不是为了报复我,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是在为真正偷令牌的人打掩护!

    所以,我认为只要从他身上下手查下去,必定能找到犯人!”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还可以解释得这么大义凛然?

    说得我都快信了!

    此时方喜乐把目光投向白管家“管家一听到我带白少爷来李府的事情,为什么如此匆忙地赶来,莫非是怕这段时间,我们从白少爷口中问出什么对白家不利的事情?”

    “你!方喜乐你很好!”

    “我当然很好,可李家不好,被偷了令牌,到现在还没抓住犯人,同为罗县三大家族理应同心同德,所以我一发现线索,就赶来汇报了!”

    白管家此刻看方喜乐的目光,好像吃人一般,要不是顾忌周围有人围观,都想上去把人大卸八块了。

    “带上少爷,我们走!”

    方喜乐抽刀横在胸前“怎么?被我说准了,心虚了,就想跑?”

    白管事脸色铁青,不欲和方喜乐废话,伸手就向白修信抓来。

    在武力,势力不对等时,你怎么巧舌如簧都没有用,但在武力,势力差不多的时候,口才是也一项大杀器。

    他说不过方喜乐,不能在众人面前对她动手,不然就是在打方家的脸!

    即使再不受宠,她也是方家正经八百的小姐

    只能憋屈地先抢回自家少爷,回府向老爷禀报再说。

    电光火石之间,方喜乐把白修信向后一甩,提刀迎上去。

    白管家又惊又怒,临时变抓为掌,一手格挡,一手向她拍去。

    方喜乐不甘示弱,刀势不变,左手推出,和白管家对了一掌。

    两人同时向后退了几步,方喜乐后退了三步,白管家后退了一步。

    这边,李超越一看情况失控,连忙后退,吩咐身边的小厮把家主或者老管家找过来,不能真让人在李府门前被打死了。

    泥人还有三分脾气,方喜乐出演讽刺,又多次阻拦,白管家已经忘记自己来的目的是带回少爷,一心盯着方喜乐,身上杀机盎然。

    两人很快斗在一处,方喜乐节节败退,这还是白管家还存了三分理智,留手的缘故。

    气旋一层被称为气旋前期,而二层就被称为气旋中期,可见二者之间不仅仅是真气量有差距这么简单。

    其中还关系到真气的流畅度和操纵熟练度。

    气旋一层只能大体上操纵体内的真气,运行功法时全方位提升。

    假设真气量是十点,分散到全身各个部位,每个部位只能分得两三点,也就是说在出拳时只能得到两三点真气的加成。

    而气旋二层,对真气操纵更加精细,在出拳时,真气运行到拳头之上,在跑跳时,真气又运行到腿上,理论来说,每次出拳,踢腿都有十点真气量加成。

    当然这是理想的说法,毕竟经脉承受能力有限,不能把所有真气都塞到一条经脉中,那样还没等真气运行起来呢,经脉就先受不了了。

    顶多也就能做到十点中分出五点,加成在一个部位上,但即使这样,和气旋一层比起来,力量也是成倍的增长。

    所以面对气旋二层的白管家,方喜乐只有招架之力,要不是《流行刀法》出刀迅速,让对方忌惮一二,自己早就被拿下了。

    斗到现在,方喜乐明显觉得真气快要消耗完了,出刀的动作也慢了不少,白管家找到破绽,眼中杀意一闪,一掌狠狠拍下。

    “碰!”

    方喜乐睁开眼,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落到她身上。

    眼前站着一个岣嵝的身躯,仿佛马上就要倒下的样子,还时不时咳嗽一声,就是这个老人,刚刚随手挡住了白管家全力一击。

    方喜乐立刻向老人行了一礼“多谢李老救命之恩!”

    来人正是李府的老管家。

    李管家有咳嗽了几声,淡淡地说“事情的始末我已经了解了,误会一场,你们都回去吧。”

    白管家不敢反驳,他小时候,正是这位老管家拳压罗县,纵横无敌的年代,对这位老人,有种发自骨子里惧怕。

    “你就是方喜乐?”

    “正是晚辈!”

    李管家点点头,说道“你很不错!”

    这并不是反话。

    李家在罗县根深蒂固,罗县中发生的事,基本都瞒不过李家的眼睛,而这些情报,李管家可以随意翻看,所以他知道,方喜乐十七岁才开始习武,仅用一年多的时间,就突破到气旋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