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村落(新书求收藏,推荐)

作品:《玄阴司

    方怀林站起来,咬牙切齿“我们方家当然不会包庇她,现在敢杀表姐,将来就会把屠刀对向族人!这样的孽障,方家不要!

    家主,让我前去除掉她,我定带着她的人头前来向小曼赔罪!”

    杀了他的女儿,就相当于在他脸上恨恨打了一巴掌,还是左右开弓那种,方怀林如何能咽下这口气。

    方怀山点点头“那这事就交给二弟来处理。如此,李家主可满意?”

    李超群摸摸胡子“让胡护卫跟上掠阵,他最擅长寻找猎物踪迹。”

    胡大是李府的护卫头领,气旋二层强者,对李家极为忠心,让胡大跟上,亲眼看见方喜乐死,才能泄他心头之愤。

    同时警告其他人,敢打李家的主意,这就是下场!

    “李家主,方家主,我白家也愿意出力。”,一直坐在旁边的白管家拱手说道“方喜乐羞辱我们白家少爷,此仇不能不报,算上我一个!”

    “各位前辈!我当时没能阻止方喜乐,心里愧疚难当,请带上我一个,让小子出一份力,以慰小曼妹子在天之灵。”

    白修容一揖到底,面色悲切。

    众小辈下意识倒吸一口冷气,一个方喜乐,惹得罗镇三大家纷纷出动。

    一个气旋三层,二个气旋二层,再加上一个气旋一层,这阵容在罗镇附近基本可以横着走了!

    方喜乐这回插翅难逃!

    密林中

    一匹马在林中穿行,脚下像生了风一样,旁边的树木飞快略过。

    “驾!”

    方喜乐抿着嘴,生怕一张口就会吐出来。

    她骑马一口气跑了五个小时,一路向东奔跑,不敢丝毫停歇。

    罗县位于饮江郡,再往北是苍焰山庄,自己刚收拾了白修诚弟弟,就不往人家地盘凑了。

    往南是广梁山,向西是青城山,山高路险,更有凶兽盘踞其中,以她的身手,进去了就是给山里的野兽们加菜。

    剩下唯一的选项就是向东了。

    方家没有详细的地图,方喜乐只知道,从罗县一路向东,可以到达西川郡。

    现在,方家和李家恐怕已经派人追杀自己了吧。

    跑了这么久,树木也稀疏起来,前面山洼处隐隐可见袅袅炊烟,是一个村落。

    方喜乐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看了看暗下来的天空,瞬间做出决断,她跳到旁边的树上,狠狠抽了马一鞭子。

    马吃痛,前腿高高扬起,嘶叫了一声,撒开蹄子跑远。

    方喜乐不敢落地,在鞭子前段打了个结,套住树干,在树上荡来荡去。

    但愿追杀的人会上当,跟着马跑远一点。

    这样荡出几十米远,她才敢跳下树,一步步向村落方向走去。

    大秦地广人稀,共有五个州,中原州,以及东西南北四大州,每州又由六到八个郡组成,郡之下就是县城。

    就像罗县,位于西州,饮江郡。

    县城之下,还有许多村落围绕在县城周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些地方的人多以捕鱼,打猎,采药,种田为生。

    还有一些人,躲到了大山之中,生活虽然艰苦一些,但也避开了严苛的税收,时间久了,在大山中形成一个个村落。

    这些村落地方偏远不好找,山路走起来费尽,一般没有那个官吏闲的没事来过问他们的生活,所以村中大小事宜都由村长一言而定。

    这样的村落一般很排外,方喜乐摸了摸兜里的银两,希望看在银子的份上,他们能让自己喝上口水,吃顿热乎饭。

    要是能让她在村中休息一晚就更好了,大山中晚上可不安全。

    村落并不大,一眼就可以看到尽头,大概只有几十户人家的样子,村口立了个大石头,上面写着两个大字——杨村。

    方喜乐微微皱了下眉头,这两个字为何是红色的,宛如鲜血。

    她上前摸了一把,凑在鼻子下闻了下,随即笑自己想得未免太多,这分明是朱砂,山里的人迷信,用红色朱砂写字,大概是为了辟邪吧。

    方喜乐信步走到村里,不过片刻,就将村子绕了一圈,奇怪的是,村子中一人没有,倒是家家户户屋内都点上了灯。

    她挠挠头,看了眼天色,天刚刚黑下来,天边还能看见太阳的余晖,村人都这么早睡觉的吗?

    她随便找了一家,上去敲门。

    “咚咚——”

    没人应答。

    “咚咚咚——”

    还是没人应答。

    作为武者,方喜乐耳力比一般人要好,刚刚上门时还能听到屋内有人走动,在自己敲门的瞬间,声音全无,好像里面的人凭空蒸发了一样。

    难道自己来到了一个无比排外,甚至不想和外人说话的村落?

    方喜乐不信邪地换了一家,一模一样的反应,甚至连屋内的灯都灭了。

    什么玩意!

    暗骂一声,看着天色,方喜乐不敢这个时候在山上乱跑,就算她从未出过远门,可也在方家前辈出行笔记中,不止一次看过,天黑后千万不能在荒野乱跑的提示。

    想必这个世界不光人类可以习武强健身体,超出常人,野兽中也有这样超出正常范围的野兽,可能是巨大无朋的蟒蛇,可能是剧毒无比的虫子。

    方喜乐打了个哆嗦,停住胡思乱想。

    人对黑暗未知,总是怀着天生的恐惧。

    就算成为武者,也不能例外。

    看来只能找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将就一晚,明天白天再想办法要吃的,她就不信村中人能一直躲在屋内不出来。

    方喜乐抬头环视一周,村人实在穷困,自己住着茅草屋,鸡鸭放养在院内,连个猪圈牛圈都没有

    呸!

    有我也不可能去那睡!

    村落尽头,隔着一段距离,还有一个茅草屋,比起其他村人的草屋更加破烂不堪,好似来一场大风就能吹飞一样,颤颤巍巍地立在黑暗中。

    可能是废弃的屋子?

    方喜乐走过去,打算将就一晚。

    草屋的门还是完好的,她犹豫一下,象征性地敲了敲,就打算推门进去。

    门却“吱嘎——”一声开了。

    方喜乐视线下移,看到门角处站着一个小孩。

    小孩只有七八岁,穿着满是补丁的衣服,脸上灰扑扑的看不清长相,只能看见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