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山洞厉鬼

作品:《玄阴司

    “你确定伥鬼住在这座山上?”

    方喜乐带着馒头,在山顶绕了两个来回。

    “啊啊”馒头连忙点头,他不像其他人一样,需要在伥鬼来之前躲起来,曾好几次看到他们从这座山上下来。

    “可山上什么都没有啊,他们不需要巢穴之类的吗?”

    馒头茫然地摇摇头,他也不知道。

    也许鬼物和一般动物习性不同,不需要藏身之所呢。

    算了,只要确定山顶安全就行。

    “啊啊”

    馒头突然拉住方喜乐。

    “怎么了?”

    向馒头手指的方向看去,原来山崖边横向长着一棵树,树上结了几颗青黄色的果实。

    方喜乐眼睛一亮,说不定可以吃。

    “干得好!”

    方喜乐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慢慢蹲下降低重心,一手拽着悬崖边的灌木,一手伸出,试图抓住生长果子的树枝。

    近了,就差一点了

    “咔嚓”

    灌木发出清脆的折断声。

    “靠!”

    方喜乐忙伸手乱抓,好悬拽住果树枝,半个身子吊在山崖外,吓出一身冷汗。

    缓过神来定睛一看,树根处,离山顶不远的地方,赫然是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居然在这里!

    难怪在山顶找不到伥鬼的藏身之处,原来山中有个大洞。

    那岂不是说,伥鬼主子就在这个洞中。

    想到这儿,方喜乐忙七手八脚爬回山顶,远离洞口。

    简直就是个定时炸弹,里面的鬼主子若是个宅鬼还好,若是个好动的,出来溜达看到他俩,突然想停下来用餐咋办?

    向山下看去,方怀林三人砍了好多木柴,点起篝火,这是有长呆的打算啊。

    方喜乐犯难了,进退都是死路啊。

    熊我所不欲也,狼我所不欲也,二者都想吃我,我可怎么办。

    难熬的时光,总是走得很慢。

    方喜乐嘴里叼着跟草,无精打采地躺在泥地上。

    “啊啊”

    馒头突然拿起一块石头,一口咬下去,就被硌出眼泪,捂着嘴直叫唤。

    “我都说了那不能吃你还不信。”方喜乐撇了他一眼不紧不慢地说。

    眼前一幕已经上演了很多次。

    这两天,方喜乐和馒头两人吃光了树上苦涩的果子,还试着啃了草茎,现在两人看什么都像食物。

    方喜乐懒洋洋地起身,晃荡到山崖边向下看去。

    三人还在那里守着,几人从村人那里换来了被褥,一副不离开这里的模样。

    哎!

    方喜乐又重重躺回去。

    馒头爬过来,拉着她指指果树。

    “果子我们都吃完了。”

    馒头接着指。

    “果树不能吃。”

    “啊啊”

    “额,你是说,我们去山洞里看看?”

    见方喜乐终于明白自己的意思,馒头大喜,用力点头。

    方喜乐沉思了一下,山下几人完全没有走的意思,再不寻生路,两人就要在山上饿死了,或许洞中有直达山下的通道,或许能找到食物,让他们多熬几日也好。

    两天下来,并未见到伥鬼主子的身影,说不定它不在洞中呢!

    在山上死挨着,一点点消磨生机,到最后山下人走了,自己却没有力气下山,岂不成了笑话。

    “走!我们去看看!”方喜乐拍板定案。

    洞口狭小,仅容一人通过。

    再走几步,逐渐开阔起来,洞顶很高直到山顶,阳光透过石缝投下稀疏得光点,勉强能看清前路。

    洞内空气潮湿,地面长满青苔,光凭洞中的青苔,熬个十多天不成问题。

    又走了片刻,前面传来滴水声,近前一看,竟然是一个小水潭,应该是平日落下的雨水聚集而成,水底还有几条小鱼来回游动。

    这山洞真是进对了!

    他们完全可以呆在山洞中,和山下几人对耗。

    馒头当即就想下去捞鱼,方喜乐好不容易拉住他,山洞还没探明,不急于一时。

    山洞七扭八拐一路向下,越走越深,好在没有分叉,不用担心迷路。

    相隔不远就有一个通风口,光线恰好能进来,照明前路。

    一路下来,两人足足走了二十分钟,看来这山洞,差不多把整座山都挖空了。

    越走方喜乐越疑惑,山洞真的是伥鬼挖出来的?

    突然,方喜乐停住脚步。

    不知从什么时候,山洞的两旁石壁上,多了些深深浅浅的线条,像是用利器刻在石壁上。

    稍微后退几步,纵览全局,竟是一幅幅画。

    第一幅图是一个大鸟,全身着火,从天而降。

    第二幅图画的是一个战场,泾渭分明地分为两拨人马,一拨人数众多,为首站着一男一女,他们对面是各种奇形怪状的妖鬼,头生双角的,青面獠牙的,不一而足。

    中间的由于年代久远,线条模糊,实在看不出画了什么。

    最后一幅则是女子单挑一个怪物,怪物人面蛇身,身子盘在山峰之上,缠绕了两圈有余,可见其体型庞大。

    方喜乐神色有些凝重。

    看来,山洞很可能早就存在,伥鬼只是发现这个山洞搬进来的租客而已。

    那么挖这个山洞的人是谁,挖洞的目的又是什么?

    这些壁画又在述说着什么?

    山洞中除了伥鬼主子,是否还有别的危险?

    壁画尽头豁然开朗起来,一个庞大的石洞出现在二人面前,石洞漆黑一片,隐隐有阴风吹出,不知怎地,竟令人心里发毛。

    方喜乐停下脚步,找到了水源,找到青苔,稳妥起见便不再下去冒险了,挨过十几日,原路爬回去吧。

    “馒头,走吧!”

    她向馒头抓去,却抓了个空。

    “馒头?”

    小小的身影灵活地冲入洞中。

    “馒头!”

    方喜乐一急,跟着跑进洞。

    一把抱住他,怒道“你瞎跑什么!”

    “啊啊”,馒头焦急地叫到,扭着身子试图挣脱束缚。

    “怎么了?”

    “馒馒头头”,馒头吃力地吐出几个字,指向前方。

    “你会说话了?”方喜乐一脸惊奇,原来他不是天生的哑巴,而是没人教他说话,想来也是,四岁开始单独生活,没人和他交流。

    成人长时间不说话,语言功能都会退化,何况孩子。

    “馒头”,这回语速虽慢,字咬得格外清晰。

    人家孩子第一次说话,都是叫爹娘,这孩子上来就是要吃的,方喜乐心中暗暗翻了个白眼,朝馒头指的方向看去,瞬间瞪大了双眼。

    她看到什么!

    肯德基?!

    炸鸡翅!吮指原味鸡!外带全家桶!大杯肥宅快乐水!

    方喜乐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她最想念的可乐炸鸡居然出现在眼前!

    幸福得要冒泡了!

    看!肯德基的白胡子老爷爷在向她招手!

    一定要让馒头也尝尝炸鸡,省得他总以为天下最美味的就是馒头呢!

    等等!

    馒头?

    这里是大秦!

    怎么可能出现可乐炸鸡?

    仿佛一桶凉水从头浇下,方喜乐瞬间清醒了。

    回过神来,发现眼前哪有什么可乐炸鸡,赫然是一个面色铁青的厉鬼!

    而她,拉着馒头,距厉鬼只有一步之遥!

    方喜乐顿时出了一身冷汗,抱着馒头飞快地后退。

    馒头犹自挣扎不休,方喜乐干脆一手刀打晕他。

    眼前,厉鬼和炸鸡不断变化,迷迷糊糊间又要前行,她狠狠一口咬在舌头上,口腔里迅速弥漫开鲜血的味道,疼痛让头脑清晰起来。

    她暗自后怕,好厉害的鬼物,好厉害的幻术,不光光是迷惑视觉,对精神也有催眠作用,要不是她看到的是这个世界绝不可能出现的炸鸡可乐,恐怕被鬼吃掉也清醒不过来呢。

    方喜乐不敢和鬼对视,低下头观察四周,突然发现鬼的下半身,和一个坛子连在一起。

    坛子没什么特别,上面贴了一张黄纸,用朱砂写着一个字——封。

    每当鬼怪挣扎时,封字就会闪过一道亮光,把它牢牢固定住。

    由于时间太久,黄纸一角脱落下来,可能正是这个原因,才让鬼从坛子中跑出来。

    原来这个鬼根本逃不出来!

    怪不得需要伥鬼提他觅食,怪不得不直接袭击两人,而是使用幻术。

    想通这些,方喜乐大着胆子,抬头仔细观察此鬼的样貌。

    鬼身影有些透明,像一团烟雾凝结而成,长相和普通人类没有大的区别,皮肤呈青灰色,双眼深深凹陷,目不转睛地盯着方喜乐。

    外层黑雾化作衣裳,广袖长袍,刺绣精美,头戴高冠,鬼生前身份应该颇为不凡。

    “小辈”

    方喜乐一惊,鬼居然说话了。

    似乎看出她的惊讶,鬼呲了一声,面露嘲笑“鬼都是由人变的,会说话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我叫萧启明,是萧家堡堡主,后被朋友背叛,杀害于此。”,萧启明说这叹了口气,年轻的面庞上透露出时间沉淀的沧桑“我生前恰好得到一本鬼修功法,死后转为鬼修。”

    说到这儿,他冷笑一声,眼底多了丝恨意“呵呵,结果我那朋友怕我修炼有成,找他报仇,请高人将我禁锢于此,永世不得超生!哈哈,永世不得超生啊!”

    “小辈,你若是放我离开,我生前的一切都是你的,并且向幽冥发誓,绝不杀害你们,若违此誓,叫我立时魂飞魄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