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图穷匕见

作品:《玄阴司

    “大牢?宋家凭什么把人送进大牢!县令也不管管?”

    “县令哪里管得了?人都说,虹庆县只闻宋氏,不闻县令呢!在虹庆县,宁可得罪县令也不能得罪宋家。”

    “真是岂有此理!”

    中年男人显得颇为愤怒。

    方喜乐隐秘地看了他一眼,此人说他是外乡人,可又对虹庆县的事情格外上心。

    “虹庆县一直如此,县令不管事,宋氏一家独大,我们都习惯了。”

    “师妹!”

    “怎么?我说错了吗?”

    “哈哈”,富商大笑“你师兄没错,要知道祸出口出啊!还未请教两位小友大名。”

    “我们是铁剑门的弟子,我叫张超,这是我师妹于苗苗。”

    “原来是铁剑门的高徒,那这位就是于门主的女儿于大小姐了?”富商肃然起敬“于门主为人坦荡,锄强扶弱,实在令人敬佩。可惜被奸人所害,受伤在床,不知两位可找到了治疗于门主的方法。”

    一提到这事,于苗苗眼眶就红了“我们一直在想办法,后来听宋大哥说这山上有”

    “师妹!”张超不厉声打断于苗苗。

    之后又冲几人拱手说“用自家琐碎打搅大家雅兴,实在抱歉。”

    富商和中年人摇摇头,这些事一听就是铁剑门,就算于苗苗愿意说,他们也不敢多听。

    方喜乐目光一闪,看来铁剑门这对师兄妹上山,是为了某样东西而来。

    “这位姑娘是哪的人?怎么称呼?”

    富商看向方喜乐,果断转移话题。

    “罗县,方喜乐”

    “原来是方姑娘,我听说过罗县,但从未去过。看姑娘风尘仆仆,想必是一路翻山过来的吧,罗县到这边途径三个县城,姑娘怎么都不去歇歇脚。”

    方喜乐表情尴尬,这三个县城,都被她巧妙地避开了。

    “额,赶时间,就直接走的山路。”

    “那姑娘武功应该不错吧,一般人都不敢从山中走,像我,带了四个护卫还走得小心翼翼的。”

    富商似乎极为健谈。

    期间,只有馒头吧唧吧唧地啃着烧鸡。

    “姐姐”,馒头扬起手中的烤鸡,递到方喜乐嘴边,说道“吃,舒服。”

    方喜乐眯了下眼睛,接过咬了一口“的确好吃!”

    富商顿时眉开眼笑“是吧,我就说我护卫烤鸡是一绝,都来尝尝,外酥里嫩,肉质鲜美,堪称一绝。”

    于苗苗率先拿起一块,不顾张超的阻拦,就往口中塞去,接着就瞪圆了眼睛“唔,好吃!”

    中年男人也拿了一块,他身后的护卫上前,拔出银针验毒。

    “李先,不必如此。”

    富商到不在意,笑笑“出门在外,还是谨慎点好。不过我这人就是好吃,好喝酒,看到就走不动道,若是遇到好酒好菜,非要吃上才罢休。”

    说着喝了口酒。

    中年男人先撕下一块给他夫人,自己也慢慢品尝起来,但他身后的护卫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烤鸡的香味对他没有任何吸引力。

    富商也注意到了这点“这位不来喝酒吃肉?那么紧张干什么!”

    护卫皱眉哼了一声“这小小的寺庙之中,怎么会一晚上聚集三个气旋中期,气旋中期又不是随处可见的大白菜。”

    寺庙中安静了一瞬,大家都不是傻子,早就注意到了这件事情,虽然疑惑,但也默契地没有人问出口,而是悄悄互相戒备。

    只有于苗苗不乐意道“你什么意思,说我们是坏人?我看你这凶神恶煞的模样才是坏人呢!”

    “师妹!”

    “李先!”

    中年男人和张超同时叫道,冲对方歉意地笑笑。

    张超试探地问道“这位先生居然有气旋二层的护卫,真是不简单。”

    “他是我无意中救下来的人,非留在我身边说是报恩,我都说了不必如此,他偏不听,至于我,只是个教书人,不值得一提。”

    “原来是这样。”

    张超点点头,也不知信没信。

    “那姑娘呢?”

    “我家也就能供我到气旋二层,再往上便没有资源了,所以我打算出来碰碰运气,看有没有哪个门派招人,便过去试试。”

    “唔——”

    那位一直没说话的夫人,突然捂着肚子叫了起来。

    “夫人,怎么了?”中年男子伸手去扶,惊道“夫人,你手怎么如此凉?”

    李护卫抢先一步,手搭在脉搏上,皱起眉头。

    “可是?”

    李先皱起眉头“身体阴气突然大盛,奇怪了。”

    就在这时,中年男子也捂着肚子,颤抖起来,接下来是于师兄妹和方喜乐,他们盘腿运功,拼命抵抗体内的阴气。

    “食物有毒!”

    李先刷的一声拔出佩剑,指向富商。

    此时,富商一直挂在脸上笑眯眯的表情消失不见,整张脸面无表情,眼里不带一丝笑意,偏偏嘴角夸张地翘起。

    他身后的四个护卫,竟然和富商表情一模一样,五双眼睛一起看向李先。

    富商一挥手,四个护卫将李先团团围住。

    “你们是什么人?”

    没有人搭话,就像演沉剧的木偶,四人抽出腰刀扑上去,动作整齐划一,宛如一人。

    “当当当当”

    李先后退一步,眼中闪过一丝惊骇,眼前几人不是武者,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震得她虎口生疼。

    五人很快缠斗在一起,李先卖了个破绽,四人果然上当。

    李先一剑刺在其中一人胸口。

    “你们力气惊人,但却不通武功,就知道一味瞎打,只要被我抓住破绽,一剑就能结果。”

    李先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道。

    却见对方胸中插着剑上前一步,剑应声穿过胸膛,他却毫无反应一般,一刀劈来。

    李先大惊,忙想拔出剑。

    却发现剑深深地陷在此人胸膛之中,仓促间只能松开剑柄,就地一滚,将将躲开这一刀。

    一抹后背,还是被刀锋扫到,火辣辣地疼。

    “你你们是什么东西?”

    李先声音发颤,这还是人吗?

    胸膛中插着一把剑,却若无其事。

    这样的对手要怎么打?

    更何况他失了佩剑,他一身武功八成都在剑上,拳法仅仅能用来欺负普通人。

    可面前几人是普通人吗?力气大得离谱,还不怕受伤。

    四人很快围攻过来。

    李先一步步后退。

    “碰”

    李先狠狠撞在佛陀身上,发出碰的一声。

    没有退路了。

    这个刚强的汉子此刻也几近崩溃,他不怕战死,但却不想死得如此憋屈。

    佛陀端坐在莲花台上,面带微笑地看着众生。

    李先仰头看着佛陀默默想。

    “我和大人若能活过今天,必逢年过节给佛祖上供磕头,求佛祖保佑,求佛祖保佑”

    “当!”

    没有刀剑入体的剧痛。

    李先疑惑地睁开双眼,在他面前,站着一个女子。

    女子身材高挑,却有些消瘦,长长的头发用银色的丝带高高吊起,一身利落的武士服,英姿勃发。

    她腰刀出鞘,正格挡在四人和自己之间。

    “方姑娘?”

    “还愣着干什么!把你的武器拿回来!”

    “啊,是!”

    李先眼中爆出希望的光,不知从哪来的力气,趁着方喜乐架住他们的机会,握住剑柄,用力拔出。

    方喜乐甩甩手腕,真疼!

    这些是什么鬼东西,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不可能!”

    富商满脸不可思议“你吃了那么多阴气,怎么可能没事!”

    “你废话太多了!”

    方喜乐双腿微屈,凌空跳起。

    流星刀法——流星一闪!

    半空中一道刀光闪过,逼得人睁不开眼。

    “碰!”

    护卫中一人主动挡在富商前,胸口刀上狰狞,翻出血肉,可就是一点血不出。

    方喜乐眼神一闪,这些护卫,虽然不会武功,但是速度和力量都远超普通人,但拼速度,自己不如它们。

    看来没法实施斩首之术,只能将它们一一处理掉。

    不过他么又不怕受伤,似乎死不了。

    可那又如何!

    那就将它们大卸八块,她不信这样它们还可以动!

    “给我杀死她!”

    富商一边尖叫,一边后退,刚刚那一刀劈来,他差点就死了。

    一个护卫上前拖住李先,剩下三个都过来围攻方喜乐。

    随着他们的攻击,阴气扑面而来。

    方喜乐心中一动。

    运转起《阴阳两仪轮转玄功》,阴气进入经脉,一圈下来,化作真气,归于丹田。

    她不由得一喜。

    边打架边补充真气,妥妥的作弊啊。

    鬼物的阴气也不是无穷无尽的,用完也不会立马恢复,耗尽阴气的鬼物和耗尽真气的武者一样,任人宰割。

    那岂不是以后她和鬼物对战,只要对方没法速战速决,她就能把对方拖死。

    之前以为自己对付不了无形无影的鬼物,现在看来她想错了。

    那种鬼物对付人用的是什么?

    阴气!

    对于普通人来说,阴气致命,而对于她来说,阴气就是资源,就是丹药。

    也就是说,鬼的招数对她根本没用!

    而她却能源源不断地吸收阴气,增长修为。

    随着时间推移,三个护卫动作越来越迟缓,力气越来越小。

    反观方喜乐,依旧神采奕奕。

    抓住破绽,刀光一闪,一个护卫脖子上浮现出一条红线,接着头颅掉在地上,咕噜噜地滚出好远。

    它往前踏出一步,接着软到在地。

    弱点是头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