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虹庆县

作品:《玄阴司

    “不!”

    富商抱着脑袋,双眼血红,崩溃大叫。

    “不!你杀了我的四个尸鬼!我要杀了你!”

    下一刻,闪着寒光的刀架在他脖子上。

    “你还是先想想怎么活命吧,把他捆起来。”

    后一句是对李先说的。

    说罢,方喜乐走到中年夫人身边,把她扶正。

    他们几人身体中还存有大量阴气,吸收了,说不定可以晋升气旋三层,当然不能放过。

    “我体内真气属性为阳,正好可以克制阴气,我把真气灌注到夫人经脉之内,逼出阴气,过程可能有点疼,夫人忍一下。”

    吸收了四人的阴气,真气量果然涨了一大截,回去说不定可以闭关冲击膻中穴了。

    “辛苦方姑娘了!”

    众人一一道谢。

    于苗苗摸摸手腕,问道“你体内的真气属性特殊,不惧怕阴气,这个小孩子呢,为什么也没事?”

    “师妹!”张超皱起眉头。

    打听别人底细,是江湖大忌,若是遇到脾气暴躁的,一言不合都能打起来。

    “我就是问问,又没有别的意思,总管着我做什么!”

    于苗苗不满地嘟起嘴。

    几人来到富商身前,他被捆得结结实实,全身上下只有嘴能动。

    “你的护卫是什么东西?”

    方喜乐率先发问。

    “呵呵”,富商冷笑一声,面露不屑,就是不张嘴。

    李先上去就是一脚揣在富商肚子上,他顿时疼得像虾米一样蜷起来。

    “说不说,不然我打死你!”

    说着又是几脚。

    “哈哈”,富商惨笑,吐出口中的血水“说出来你们就会让我走吗,不还是死路一条!”

    李先大怒,正要抽刀,一只手制止了他。

    “让我来问问。”

    “是!”

    如今李先对方喜乐颇为敬畏,当即让开。

    方喜乐从身后的包裹中取出一个小罐子,管子里裝的竟然是糖。

    众人不解地看着她。

    方喜乐不紧不慢地沾了点糖,边仔细地涂抹在富商伤口之上,边说。

    “你知道蚂蚁嗜糖如命,闻到甜味会成群结队地聚集过来,先来的找到糖搬走了,后来的没找到糖,但是还能闻到糖的味道,它们就是傻傻地以为糖埋在血肉之下,会努力钻进去翻找,你一口我一口,直到啃得再也咬不动,直到连骨头缝都啃得干干净净。

    你说蚂蚁吃掉一整个人需要多久?一天?两天?而这期间,你还活着,时时刻刻感受着万蚁噬心之痛,却一动不能动,从最开始的不想死,到后来求死却不能,只能绝望地感受着蚂蚁一点点把你蚕食掉。”

    富商听得脸都白了,浑身抑制不住地发抖。

    “你若肯说,我可以考虑不杀你”,方喜乐勾起嘴角,眼睛发亮,语气轻快,仿佛发现了新玩具的小孩“不过,你选择不说也不错,你这么胖,应该够蚂蚁啃三天的吧,我们来打个赌,赌你能不能挺过三天如何?”

    “我说我说,不要杀我”

    富商声音带上了哭腔。

    “哦?”方喜乐露出失望的表情。

    “这些护卫不是人,而是我炼制出来的尸鬼。尸鬼是一种弱小的鬼物,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攻击力,但可以附身在死人尸体上,发挥出人体极限的力量和速度,除非砍掉首级,否则根本不会死。”

    富商一口气说道,生怕方喜乐反悔。

    “炼制尸鬼?还有这种功法?”

    “这不是功法,而是鬼物的能力。”

    回答得却是中年男人。

    “哦?”

    “我是虹庆县新任县令,解睿,以前也曾接触过这类人,他们和鬼物缔结契约,把一部分魂魄奉上,替鬼物做事,从而得到鬼物的力量。他们俱是一群为一己私欲,陷天下百姓生死于不顾,陷朝廷安危于不顾的自私小人!”

    “竟然是县令大人!”

    张超拱手见礼,虽说江湖和朝廷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但他们铁剑门就扎根在虹庆县,和当地县令打好关系,能省去不少麻烦。

    “我问你,你这次是不是提前知道我的身份,特意来杀我?”

    富商眼睛乱转。

    方喜乐笑眯眯地举起手中的糖罐。

    “我说,额,我接到命令,于今夜杀光此庙中人,但是我不知道您是县令大人啊,要是知道,借我几个胆子我也不敢。”

    富商叫起屈来,一脸悔恨。

    “给你下命令的人是谁?”

    “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解睿皱起眉头,当他是傻子不成?

    富商欲哭无泪“我真的不知道,自从和血炎大人缔结契约后,家里就供奉着一尊大人的塑像,有任务时,会在塑像前面出现一个小纸条,我只要照着做就好,完成后奖励也会放到塑像前面。”

    “那你又在何处,怎么和鬼物缔结的契约?”

    “是在一个类似庙宇的地方,很干净,肯定有人经常打扫,我是被人打晕送到哪里的,缔结契约后又被人送了出来,并不知道那是哪里。大人,侠女,我当时真的是被逼无奈啊,要是不缔结契约我就会死,我不想死啊。”

    几人对视一眼,还以为抓到条大鱼,结果不过是个随时可以抛弃的小喽啰。

    见再问不出来什么,方喜乐站起来“被你杀死的人,也是这么想的!李护卫,交给你了!”

    “侠女,你说过不杀我的!”

    方喜乐冷笑“我是说过考虑不杀你,现在我考虑好了,你还是去死吧。”

    不管李先如何处理富商。

    方喜乐找个地方默默恢复精力,虽然又困又累,但想到一寺庙的尸体,她就睡不着。

    第二天天蒙蒙亮。

    寺庙大门口

    解睿拱手一礼“此次多亏了方姑娘,不然我们都要葬身于此了。救命之恩,不能不报,日后有用得上解睿的地方,只管直说。”

    张超突然上前一步,跪倒在地。

    众人都惊了。

    方喜乐连忙把他拽起“张兄这是何意?快起来说!”

    “我们对外说师傅受伤,实际上,师傅是阴邪之气入体,方姑娘的功法既然和阴气相克,说不定能帮助师傅将阴气祛除。

    我从小是孤儿,多亏师傅救了我,还抚养我长大成人,教我武功,对我恩重如山。

    我知道卷入此事,让姑娘为难,我只是不想放过任何能救师傅的机会,所以斗胆恳请,若是姑娘能救回师傅,铁剑门必定厚礼相赠。”

    方喜乐没有马上答应,富商只是冰山一角,虹庆县中不知都藏了什么妖魔鬼怪,此去恐怕麻烦不小,但这也是难得的收集阴气的机会。

    罢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就走上这一遭!

    “师兄!你求她这种冷漠的人做什么!”,见方喜乐沉吟,于苗苗不高兴起来“宋公子说了,这山上就有救爹爹的草药,我们上山采来不就行了!”

    “胡闹!宋公子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是不是!就算有,是那么好找的吗?你知道这山有多大吗?再说方姑娘和我们萍水相逢,凭什么要救师傅,救人是情分,不救也是本分。快跟方姑娘道歉!”

    第一次被师兄骂,于苗苗眼眶很快就红了。

    看到一起长大的师妹难过,张超心里也不是滋味,但仍旧板着脸,坚持要她道歉。

    “算了”,方喜乐打圆场“我去看看,但是救不救得回来却不一定。”

    张超大喜“那就先谢过方姑娘!”

    说定了,一行人便一路同行,回到虹庆县。

    一路上,张超详细地讲了虹庆县的情况。

    虹庆县是个小县城,武者比罗县还不如。

    最厉害的也不过气旋四层,分别是宋家家主和铁剑门于门主,一般县城内很少有气旋后期,有也是糟老头子,因为气旋后期武者多呆在繁华的地方,或者名门大派附近,寻找突破宗师的机缘。

    若是突破到宗师,锁住浑身精血,再活个几十年没有问题,宗师平均寿命差不多有一百五十岁,若是养生有道,甚至能活到接近二百岁。

    就像李超群,若是突破宗师,锁住精气,起码能再活个六七十年,也不知他为什么会到罗镇,守着家族。

    宋家能独霸一方也不是因为家主武功多么厉害,而是因为宋家人能生!

    像方家,方喜乐这一辈兄弟姐妹九人,已经算是大家族了,而宋家足足有上百号人,但是年轻一辈,就有四十多人。

    而且宋家部分嫡庶,有能力武功高强你就上,反之就下来,所以这么多年下来,宋家越来越繁荣,整个虹庆县的产业,宋家一人就占了一半,家主宋有道素有宋半城之称。

    而铁剑门是虹庆县的一个小门派。

    除了江湖歌诀上的大势力外,还有不少小门小户,弟子不多,功法不强,只能在小县城中混。

    铁剑门只有十多个弟子,张超是大弟子,天赋不错,年仅十九岁就有了气旋二层的修为,于苗苗是于门主的女儿,铁剑门的小师妹,年仅十六岁,气旋一层,因为有个被称为虹庆县第一强者的爹,再加上有师兄师姐的疼爱,因此性格有些骄纵。

    除此之外,县城中还住了一些独行侠,因为虹庆县离苍焰山庄比较近,有些武者此地等待苍焰山庄,一年一度招收弟子的日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