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修)

作品:《玄阴司

    虹庆县铁剑门

    孙富贵无精打采地给花浇水,眼看花盆中的水就要溢出来,流到地面上。

    “哎呦,谁打我!”

    孙富贵尖叫一声,回头见是季勇,高音顿时急转直下,讨好地叫道。

    “二师兄!”

    季勇是铁剑门二师兄,面相严肃,为人古板,在众弟子中年纪最长,也最是循规蹈矩,因此师弟师妹们都有些怕他。

    “哼!干活时想什么呢,这可是于师妹最喜欢的花,要是养死了,有你好看的!”

    要是把于苗苗气哭了,其他师兄师姐肯定回轮流找自己单挑,而师弟师妹们也会横眉冷对,想到这儿,孙富贵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画面太美好,不敢想。

    这时,山门处传来惊喜的叫声“大师兄!于师妹!你们回来了!”

    季勇眉头舒展开来,眼角难得带上笑意,摆摆手放过孙富贵“你在这好好浇花,我去看看。”

    留下孙富贵长吁口气,回来的真及时!

    山门前,站着四个人,除了张超和于苗苗,还有个十岁的少女,一身武者打扮,看身段气质却如从未踏出江湖的温婉小姐,但这位小姐却有着气旋二层修为,不可轻视。

    她手中牵着个小男孩,大概七八岁模样,短发柔软卷曲,温顺地贴在脑袋上,就是浑身脏兮兮的,衣服破烂,看起来像小乞丐。

    季勇皱了下眉头,没有多说。

    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张超,于苗苗二人,见二人虽然神色有些疲惫,却没有明显的伤痕,神色放松了不少。

    “大师兄,于师妹,一路上可还顺利?”

    “一点都不顺利,我们遇鬼了!”于苗苗嘟着嘴说道。

    “遇鬼?”季勇一脸懵逼,这是一个隐喻?

    “季师弟,此事我们回屋再说。”

    “这世上竟然有鬼物?”

    季勇一脸惊讶,要不是此事是大师兄说的,他绝对将对方当骗子轰出去。

    忽然,他脸色一变,想到什么。

    “那师傅体内的阴邪之气”

    之前他们都以为伤害师傅的,是真气为阴邪属性的武者,如今一想,却有很多疑点。

    一是师傅在山门中受伤,大家都没有发觉,说明于门主根本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打伤。

    而想要一招制服气旋四层武者,起码也得是气旋后期,那种高手若是要杀人,用得着如此偷偷摸摸吗?

    二是对方能打伤于门主,为什么却没有乘胜追击,偏偏留了他一条命呢?

    三是于门主受伤,连下床都做不到,众人竟然没在他山上发现伤口,找遍全县大夫,也只能得出体内阴气过剩,阴阳失调的结论。

    但若是鬼物伤人,这一切就说得通了,鬼物无形无质,手段诡谲,自然发现不了,没法防备,至于鬼物为什么没有杀死于门主?

    鬼怎么想的,他们怎么知道!

    “方姑娘,师傅现在状况不是很好,可否立刻诊治?”

    季勇拱手请求道。

    方喜乐来此就是为了治疗于门主,自然不会拒绝。

    于门主如今四十又三,作为武者,正是大好年华,而此刻躺在床上,却宛如行将就木的老人,他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眼睛浑浊不见光彩,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师父,我们找到办法了!”

    张超扑到床前,声音颤抖。

    于门主张了张嘴,张超马上贴耳朵去听。

    “师父说了,只要方姑娘能治好他,铁剑门中功法,丹药,兵器,可以随便挑。”

    “什么!不行!”

    还没等方喜乐说话,于苗苗就尖叫出声。

    “她只需要运行一遍功法,凭什么功法丹药,兵器任她挑选!大不了我们多给些银子就是了!”

    季勇面色犹豫“丹药,兵器都好说,但功法是铁剑门的根本,随便给别人看”

    张超站起来,少有的严肃“所以你们觉得功法,丹药和兵器比师父的性命还重要?”

    季勇大惊“大师兄,我”

    “铁剑门的丹药,兵器,功法哪个不是师父辛辛苦苦收集的,本身就是师父的东西,是否给别人,难道还要经过我们的同意吗?你们是要代替师傅拿主意吗?”

    这话说得就严重了!尊师重道,忠于师门,在江湖格外重要,若是有人背叛师门,是要受人唾弃的。

    季勇扑通一声跪下。

    “师弟不敢,求师兄责罚!”

    连于苗苗也不敢顶嘴,怯生生地站在一旁。

    见师弟师妹认错,张超缓和了语气“铁剑门的根本并不是功法,而是师父,你们想想若是没有师父,我们小辈守着这些东西,无异于小儿抱金,迟早会被别人抢走。只有师父在,才有铁剑门,才有我们!”

    “师兄教训的是!”

    季勇面露惭愧,恭恭敬敬地说。

    “方姑娘,请!”

    方喜乐把手搭在于门主命门上,探出一缕真气,在经脉中绕了一圈。

    “怎么样?”张超紧张地问。

    她先是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是何意?”

    “于门主确实是阴气入体,我的真气也可以克制,但是”

    张超的心像坐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但是什么?”

    “你们昨天只是受了点阴气的侵染,并不严重,但是于门主体内的阴气数量太过庞大,如果把阴气比作水,我的真气比作火,那我就是妄图用一根柴火烧干一缸水。而且当我的真气进入于门主体内,说不定会引起阴气的反扑,造成反噬。”

    张超一拜到底“还请方姑娘一定要救我师父,有需要尽管吩咐,我铁剑门上下一定全力配合。”

    “哎”,方喜乐叹了口气“放心,我既然答应了定当尽力而为!”

    众人七手八脚抬起于门主,放在蒲团上。

    方喜乐坐在他身后,双眼紧闭,两手抵在他后背,全力运转功法,不一会儿额头上就冒出汗珠,紧闭的眼帘下,眼珠乱转,显然也不好受。

    “我还以为方姑娘运功逼出阴气很容易呢,没想到还有反噬的风险。”

    季勇感叹到,对方只是萍水相逢,便愿意冒着反噬的风险救治师父,而自己刚刚还敝帚自珍,不愿意给人家看铁剑门的功法。

    如今想想真是惭愧。

    “是啊,我们欠了方姑娘天大的人情啊。”

    于苗苗没有说话,眼中闪过一丝羞愤,以前大师兄何曾如此严厉地说过她,结果因为一个外人,三番五次被大师兄责骂。

    等爹爹好起来,定要爹爹给她做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