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提前动手

作品:《玄阴司

    于浩波听得热血沸腾,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将铁剑门发扬光大。

    若是有一天铁剑门也能独占一个山头,改名铁剑山庄,他做梦都能笑醒。

    不,都成为山庄了怎么能叫铁剑,怎么也该叫银剑山庄,金剑山庄也不错,听听,多气派!

    “喜乐,那我们就直接攻上去?”

    “当然不是,宋家不是想要我嘛,我就给他们个机会。”

    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与其被动等待宋家下一步动作,不如主动出击。

    第二天,宋家。

    大厅内

    坐满了宋家的当权人物,唯一年轻人就是宋玉成。

    宋有道扫了一圈,慢悠悠地说“玉成,她有说过来吗?”

    宋玉成起身,恭敬地回道“方喜乐为人颇为谨慎,也不知孩儿哪点让她起疑,竟然说什么都不肯来宋家。

    今早收到下人递来的纸条,她说让我带上她弟弟和生病的小厮,在城外见面,确认她弟弟平安后,才肯治疗。

    父亲,孩儿要答应吗?”

    “嗯”,宋有道摸了下胡须,问道“诸位长老有什么意见?”

    宋家人多,长老也多,虽然普遍战力不高,但人家身份高,就算宋有道也不得不参考他们的意见。

    “哼,好大的面子,三翻四次请不来,还要出去见面!”

    一位长老不满道。

    “要我说,我去把她绑过来得了!”宋有武大马金刀地坐在那里。

    “说得容易?于浩波你来对付?”

    宋有武不服气“于浩波又不会时时刻刻保护她,她总的出门吧,我看要不玉成你去把她骗出来吧!”

    宋玉成苦笑“三叔,方喜乐对我已有了防备,肯定不会信我。”

    “居然还有你搞不定的姑娘?是不是你小子不努力啊。”宋有武一脸怀疑地问。

    “咳咳”,宋有道轻咳几声,打断宋有武不着调的问话。

    众人安静下来,看向宋有道。

    “成儿,你答应她就是。”

    “可是”有人提出异议“要是于浩波也跟去了怎么办?”

    “无妨,我只要确认她真的能克制阴气就行,确定之后再另想办法。”

    “父亲,如果于浩波一直保护她,我们怎么办?”

    宋有道嘴角露出一个冷笑,说道“于浩波,他蹦跶不了多久了。”

    众人一愣,随即面露喜色。

    “大哥,你的小鬼是不是要进化成怨鬼了?”宋有武大大咧咧地问出来。

    武者分等级,鬼也一样,像尸鬼,就是最低级的游魂,没有一点攻击力,顶多能让人感觉凉飕飕的。

    但尸鬼比较特殊,占据死人的身体后,能发挥出一层气旋武者的实力,算游魂中最强的战力了。

    再往上,是小鬼,已经可以用伤人,但也有诸多限制,比如害怕光,害怕黑狗血,对气血强盛的武者杀伤力也有限。

    所以即使于浩波毫无防备,也只是受伤,而没有死亡。

    但到了怨鬼就完全不同了,出场自带bg,相当于气旋后期武者。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一只怨鬼就可以屠一个县城。

    宋家若是有怨鬼这样的大杀器坐镇,就连郡城都敢闯一闯。

    宋有道心情不错,摸着胡子说“是快了,不过越到最后关头,越要谨慎行事,万不可被人发现端倪。”

    “是!”

    虹庆县城外,有一片茂密的竹海。

    置身其中,一眼望去,都是碧绿挺拔的修竹,连呼吸都带着竹子特有的清香,一阵风吹来,竹林翻起绿浪,仿佛能洗涤尽红尘中的总总烦恼。

    不过,方喜乐此时并没有心情欣赏。

    不知宋家为什么会对她感兴趣,但肯定不是好事。

    这不得不说,方喜乐对武者的了解很浅薄。

    她的知识都是从方家的藏书中看到的。

    饮江郡隶属于偏僻的西州,武道凋零,武者数量少,武者的层次也不行,方家又是饮江郡中一个小县城的家族,能对武者有多少了解?

    而且真正重要的信息,都是口耳相传的,很少写在书本上。

    所以方喜乐并不知道,功法中带有属性的,无不是上三品功法。

    若是哪个地方传闻出现带有属性的功法,宗师以下的武者,恐怕会一拥而上,抢个头破血流。

    更何况,她的功法还有克制鬼物的作用。

    这就更加珍贵了。

    能克制鬼物的功法,要么是火属性,要么是雷属性,都擅长杀伐,是武者梦寐以求的功法。

    这样的功法别说在县城,就是整个西州都没有几部,还是大门派中的珍藏。

    宋家也没见过这样的功法,只是有所怀疑,要是确定了,就算硬抗上铁剑门也要把她弄过来,何况铁剑门未必会为了一个方喜乐强硬到底。

    不远处,传来踩踏竹叶的沙沙声。

    来了!

    方喜乐站起来,警惕地注视着前方。

    不一会,一行五人出现在她视线中。

    为首的正是宋玉成,后面跟着两个小厮,抬着一个人,最后面是——

    “馒头!”

    馒头见到方喜乐,顿时乐了,一蹦一跳地跑过来。

    方喜乐检查了一番,嗯,没有阴气侵蚀,原装的。

    “方姑娘,我并没有对馒头小兄弟做什么,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宋玉成摸摸鼻子,说“虽然手段有些不光彩,但也是为了救人,如果得罪了姑娘,我在这里说声抱歉。”

    方喜乐却对此人警惕起来,一个坏人不可怕,但一个能装,而且能屈能伸的坏人就很可怕了。

    “抬过来让我看看!”

    宋玉成无奈地笑笑,回头冲两个小厮打了个手势。

    说时迟,那时快

    一道刀光闪过,直奔宋玉成脖颈而去。

    “当!”

    来不及多想,宋玉成堪堪拔剑挡住这一刀。

    却被这一击击退好几步。

    他感到面上有些刺痛,伸手一摸,赫然摸到道血痕。

    “方姑娘,你这是何意?”

    宋玉成面色冷下来,刚刚那一刀,并不是试探,若不是他反应得快,现在已经死了。

    方喜乐没有回话,一刀快过一刀,刀刀致命。

    流星刀法的特点就是快,一旦施展开来,敌人只能被动防御,最后毫无还手之力。

    除非力气比她大,能打断刀法,让她施展不下去。

    显然,宋玉成做不到,所以只能步步败退。

    “方姑娘,我们之间又没有深仇大恨,何必下手如此狠辣。”

    趁着小厮缠上来的空档,宋玉成就地一滚,后退几步沉声说道。

    “事到如今,你还要隐瞒多久?”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当然是你们宋家养鬼的事。”

    宋玉成脸色一变,随即又恢复如常,还带着点疑惑“鬼?这世上怎么会有鬼,姑娘说笑了吧。”

    这特么,演技帝呀,说的我都快信了!

    方喜乐冷笑一声“你也不用拖延时间,馒头那边有张兄照看。”

    话音刚落,后面传来小厮的惨叫,

    他刚刚想绕过去,挟持馒头,威胁方喜乐,没想到张超早早等在这里。

    宋玉成阴下脸“张兄,你们铁剑门是铁了心要和宋家翻脸吗?”

    “张兄,你看好馒头就成!”

    闪步!

    眨眼之间,方喜乐从原地消失,再次出现已经在宋玉成身后。

    好快!

    宋玉成瞳孔紧缩,脸色煞白,此刻,他清楚地意思到,这一刀下来,他会死。

    方喜乐一刀劈下,震得她虎口发麻。

    但刀却没有劈中宋玉成,而是看在树上,此刻深深地陷入树干中,一时半会拔不出来。

    此刻,宋玉成模样大变。

    还是那张脸,却不再温润如玉,反而透着阴冷和嗜血,仿佛择人而噬的饿鬼。

    双眼变成血红色,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方喜乐。

    从喉咙中,发出“咯咯”的声音。

    “有趣!”

    方喜乐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可以附身的鬼物吗?能力是视觉误差?”

    刚刚她明明是劈宋玉成的,可最后却劈在了树上。

    “你不怕吗”

    声音也变尖了,附身的说不定是个女鬼,看着阴气量,还挺厉害,不知为何会听宋玉成的命令,难道是看上他的长相了,方喜乐不无恶意地猜测。

    一改刚刚的避让,宋玉成率先进攻,两手变爪,手指甲泛着金属的光泽。

    速度竟然和流星刀法不相上下。

    一时间,叮叮当当,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忽然,方喜乐肩上一阵剧痛,定睛一看,肩上连皮带肉竟被挖走一块!

    果然是视觉误差,刚刚在她眼中,明明是完美躲过了一击。

    “咯咯”

    宋玉成把沾血的手指放在嘴里,捻了一圈,眼睛亮了。

    “好美味!我喜欢!”

    方喜乐变态啊!

    “嘻嘻,这回,我要尝尝手臂。”

    宋玉成攻击速度越来越快,好似疾风暴雨,令人喘不过气来。

    长久地高速挥刀,方喜乐觉得越来越累,手臂都快抬不动了,速度不由得慢下来,这一下,手臂上又被带走一块肉。

    疼得方喜乐龇牙咧嘴。

    不过宋玉成丝毫没给她喘息的机会,方喜乐只能忍痛应敌。

    刀之道,在于大开大合,也在于方寸之间。

    能寻求任何招式的破绽,以最小的代价,一招致命。

    恍惚间,方喜乐长刀翻转,逼得宋玉成不得不后退。

    宋玉成脸上浮现出诧异之色,随即又变成嫉妒,在这种拼命的时刻,还能顿悟刀法,这是何等天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