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气旋三层

作品:《玄阴司

    黑甲军是大秦最精锐的军队。

    他们从来不亲自训练士兵,而是从各个军营中选拔挑选顶尖的士兵,专门执行各种危险的任务,跟现在的特种兵部队有些相似。

    晋升方式也很奇特,但凡能活过三次任务,有机会成为什长,活过六次任务,有机会晋升百夫长,活过九次任务,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得到一笔足够读过余生的抚恤金,二是成为千夫长,这在黑甲军中就是妥妥的高层了。

    所以作为黑甲军的百夫长,不一定武功修为很高,但一定战力很强,杀气也很足。

    此刻,被周永先盯着,解睿忍不住擦了擦额头的汗,心里暗骂于浩波和方喜乐。

    说好了等他查出证据来再动手,结果连攻打宋家的时间都订下了。

    这些黑甲军可不是县城的私兵,不好请也不好送。

    攻破宋家后,万一找不到勾结鬼物的证据,他这县令就做到头了!

    但此时他还能说什么——

    “周大人,宋家确实和鬼物勾结,这点铁剑门门主和方喜乐都可以作证。”

    周永先收回目光,点点头“那就好,不然回去我和四皇子也不好交代。”

    他率领的这一支黑甲军并不从属于西川郡,而是四皇子护卫,负责保护他的安全,要不是四皇子命令,他也不过过来帮忙。

    解睿擦擦汗,调动正规的黑甲军,需要各种手续,审批,根本来不及。

    上回鬼物事件,就是四皇子路过解决的,这次时间仓促,也只能厚着脸皮向四皇子求助了。

    “解大人,还有这位大人,不知我宋家犯了什么事?”

    这么大阵仗,早就惊动了宋家,大长老匆忙出来询问。

    周永先冷笑一声“犯了什么事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快快让路,我们要进去搜查!”

    “这位大人,”大长老冷汗直冒“我们宋家一向遵守法纪,不知到底”

    “哼!宋家和鬼物勾结也算遵守法纪!”

    大长老皱得跟菊花一样老脸上扯出苦笑“这是污蔑,裸的污蔑呀!我们宋家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周永先不吃这一套“有没有做,一搜查便知!来人,给我上!”

    大长老脸色一变“大人,您要搜查我们宋府可有搜查令,可有证据,无凭无据,恕我不能让您进来!”

    宋府经不经得起搜查,大长老当然清楚。

    所以,哪怕得罪两人,也绝不能让他们进来。

    周永先看向解睿,解睿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当然有证据,我,方喜乐,铁剑门师兄妹张超和于苗苗,于古庙中受到尸鬼袭击。

    于门主被阴气所伤,我查过他之前刚刚和宋家发生过争执。

    方喜乐方姑娘真气特殊,所以对阴气格外敏感,她从宋家家主之子宋玉成身上,感受到过阴气!说明这些,都是你们宋家做的!”

    “笑话!凭一面之词就像搜查我们宋府,不可能,等你们搜查令批准下来,宋府上下必敞开大门欢迎!”

    到时候,不能见人的东西早转移走了。

    解睿也知道这个道理,别看他平时磨磨唧唧的,但真到关键时刻,还是很有魄力的。

    “周大人,我愿拿这顶乌纱帽作保,宋家肯定和鬼物有关,还请周大人下令!”

    周永先深深看了解睿一眼。

    “弓箭手,准备!”

    三十名士兵越众而出,手持长弓,半蹲在地,做好射箭的准备,只要周永先一声令下,宋家顷刻就能被箭雨淹没。

    “好,好!”大长老嘴唇哆嗦,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吓得“宋家所有人听令,但凡武者全部出来应敌,绝不能让他们进入宋家半步!”

    七十多名武者应声而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修为不等,同仇敌忾,怒视黑甲军。

    “射!”

    混战,一触即发。

    竹林

    原本郁郁葱葱的一片竹林,如今被砍的七零八乱,战场中,仅存的几棵竹子上也布满了可怖的刀痕。

    宋有武一手紧捂着腹部,但还是有鲜血从中不断渗出,透过手指缝,滴到地上,汇成一小坑血迹。

    另一手紧握剑柄,剑身插在地上,支撑着他不会倒下。

    对面,葛腾也好不了多少,被宋有武一掌打中胸部。

    估计是伤到了肺部,就连说话,都疼得发颤。

    不过他却咧嘴笑了起来“哈哈,宋有武,你们宋家也有今天!”

    “哼!等我们宋家的支援到了,你们就等死吧!到时候我要亲自放干你的血!”

    听到放血二字,葛腾的眼睛隐隐有些发红。

    他是他们县城最有天赋的武者,奈何县城资源有限,不得不和好友一起踏上旅程,寻找突破的机会。

    他还记得父母老师殷切的希望,还记得他发誓,要保护县城的人们再也不受匪徒侵害,还记得对她说过,等回去就娶她为妻。

    刚踏上江湖的少年,懵懵懂懂,空有一腔热血,根本不知江湖险恶。

    他们被骗到宋家,每日放血,受尽折磨。

    最后终于趁守卫疏忽,逃了出来,又被于门主救助。

    可惜他的朋友却死在了宋家的地牢中。

    “宋有武!你们宋家每个人,都不得好死!

    你还以为会有人支援你们吗?别做梦了,他们说不定还指望着你们回去支援呢,哈哈哈!”

    宋有武的脸色第一次变了“你什么意思?”

    另一边

    铁剑门的弟子踏着奇怪的步伐,围城一圈,困住宋有道。

    受伤的人刚被抬下去,就有人补上来。

    宋有道衣服破烂,身上满是细密的伤口,狼狈地跌倒在地。

    “于浩波,你这是铁了心要杀死我吗?”

    “那你又为什么要杀我?”

    宋有道目光闪烁,避开这个问题“停手吧,再这样打下去,你能得到什么,不过是两败俱伤。你放过我,我以宋家家主的名义发誓,以后再也不与铁剑门为敌。”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你不是擅长养鬼吗,怎么不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是因为没带吗?”

    宋有道苦笑。

    他的鬼倒是随身带着,但是现在正在沉睡进阶,无法唤出,不然他也不会如此狼狈。

    于浩波这个时间选得正好,他都怀疑是不是宋家出了内鬼。

    若是再给他一段时间,等他的契约鬼晋升为怨鬼,区区于浩波,又算得了什么!

    “停手吧,”宋有道环视一周“玉成已经回去搬救兵了,宋家人很快就能到,到时候这帮弟子怎么办?你也为他们想想。”

    于浩波摇摇头“宋家人来不了了。”

    宋有道抬头,满眼不可思议“你说什么?”

    “解大人此刻已领着郡城的黑甲军到宋家搜查了。如果宋家人不抵抗还好,若是抵抗”

    宋有道茫然地嘟囔“若是抵抗,若是抵抗会如何”

    于浩波看着宋有道,面色复杂,两人斗了半辈子,也合作了半辈子,不算是朋友,却比朋友认识的时间更长。

    “哎,若是抵抗你知道黑甲军是大秦最精锐的铁血军队,百人便可斩气旋四层,若是没有你在宋家主持,恐怕无人能拦得住。”

    宋玉成在街上狂奔,头发松散开来,半披在身后,白色锦袍占满泥土,宛如一个发疯的乞丐,哪里还有如玉公子的温润如玉,风流潇洒。

    父亲的契约鬼物不能动用,根本不是于浩波的对手。

    三叔就算打败了葛腾,还有方喜乐在一旁虎视眈眈。

    快!再快点!

    快回去通知家人来救人!

    宋府就在前面,抬眼就可以见到白色的围墙,青黛色的瓦片,屋檐四角的铜兽已经清晰可见。

    宋玉成面上浮出欣喜的表情。

    “宋大哥!”

    一道身影扑过来拉住他。

    “宋大哥,你不能过去!”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宋玉成一把推开于苗苗“滚开!”

    “宋大哥,你不能过去,铁甲军正在围攻宋家!”

    “什么?!”

    宋玉成这才发现,宋府大门口站着好多穿黑甲的士兵,大秦闻风丧胆的黑甲军,怎么会在这?

    宋府中传来打斗声,嘶喊声,惨叫声,各种声音冲进他的耳朵。

    “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听说是宋家勾结鬼物!黑甲军杀上门来了!”

    于苗苗秀眉紧蹙,担忧地看着他。

    宋玉成手脚冰凉,族人的惨叫声宛如利剑刮肉,疼入骨髓,他突然明白了父亲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始终放不下仇恨。

    因为恨啊!

    恨杀人者凶残!

    恨自己无能!

    “不,不,不要!”

    宋玉成把腿就要冲过去。

    于苗苗冲上去死死抱住宋玉成“宋大哥,不能过去,会死的!”

    “放手!”

    “不放!”于苗苗手指被掰得发出卡蹦卡蹦的响声,疼得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滚下,可就是咬牙不放手。

    “我叫你放手!”

    “宋大哥,你快去找宋家主,若是家主在此,说不定能拦得住黑甲军,我听说他们没有搜查令,只要能拦下他们就没事了!”

    对,还有父亲!如果父亲在一定能拦住黑甲军!

    宋玉成猛地转过头,目光灼灼地看向于苗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