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尘埃落定

作品:《玄阴司

    周永先大喝一声,双眼圆睁,全身青筋暴起。

    “哈!”

    大长老顿时感到一股巨力从拐杖上传来,再也压制不住,被打飞出去。

    周永先顺势向前一跳,避过刺过来的两剑,直奔大长老而去。

    “不好!”

    “快救大长老!”

    二长老和宋有文对视一眼。

    宋有文倒转剑柄,直接把长剑如飞镖般扔出去。

    二长老趁机冲向大长老,挡在他前面。

    见此,周永先嘴角上弯,眼中露出嘲笑。

    他高高跃起,避过剑锋,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回身一剑刺去。

    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宋有文!

    “有文!”

    二长老眼神惊恐,焦急地叫道。

    但是来不及了!

    两米长的长枪此时快如闪电,一枪刺穿他的咽喉。

    战斗开始不过两分钟,以一敌三,竟然杀死了其中一个。

    “这这”

    解睿看得瞠目结舌“李先,你说我们以前没得罪过周大人吧?”

    李先“我也在想。”

    “有文!我杀了你!”

    大长老冲过来,面目狰狞,高举拐杖,用力砸下。

    “砰——”

    周永先单手接住拐杖,手臂一轮,大长老在半空划出一道弧形,砸在墙上。

    “啊—我和你拼了!”

    二长老纵身一跃,拼了命地抱住周永先,死死不放手!

    “快!一起砸!”

    大长老又一次捡起拐杖,冲过来。

    周永先掐着二长老的脖子,把他一点点拽起。

    “不,不!”

    强大的力量,迫使他手指一点点离开黑色的盔甲,徒劳地在衣服上留下几道血线。

    “咚!”

    二长老被高高抛起,和大长老撞在一起,随后重重砸在地上。

    周围的黑甲军和宋家人,一时愣在那里,没人敢上前。

    大长老环视四周,宋家人大部分丧失了抵抗心,少数顽强抵抗的人很快被黑甲军围上,摘下首级。

    入眼的是宋家人的鲜血和惨叫。

    完了,全完了!

    大长老不仅悲从心中来“周大人,和鬼物勾结是什么结果?”

    周永先瞥了他们一眼“契约者死,剩下的人废掉武功,流放南疆。”

    南疆是大秦生活环境最恶劣的地方,那里民风彪悍,极好械斗,排斥外来人,还有毒虫猛兽,天灾不断。

    但也有一丝活命的希望。

    沉默了一会,大长老挣扎着站起,用尽全身力气大喊“停手!所有宋家人都停手!让他们搜!”

    另一个战场,竹林

    “什么?”宋有道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

    “宋家人不会是黑甲军的对手,除非你回去。”

    “于门主,”宋有道酝酿一下,说道“如果你放过我这次,我们宋家愿意退出虹庆县,再也不回来。”

    于浩波把门板高高举过头顶“宋家主,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住手!”

    “爹!”

    于浩波一惊,向左边看去。

    宋玉成又回来了,还带着于苗苗,手中的剑抵在她脖子上“于门主,放我爹和三叔走,不然我就杀了你女儿!”

    “苗苗,你怎么从门中逃出来了?”

    于浩波皱起眉头。

    铁剑门上下行动,自然瞒不过于苗苗,为了防止她坏事,于浩波已经提前吩咐把小姐关起来。

    “是春桃放我出来的,爹,你为什么要杀宋家主?”

    于苗苗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问道。

    “苗苗,害我受伤的就是宋家啊。”

    于苗苗摇头,眼中很快积满泪水,如果伤害父亲的是宋家,那么古庙之中,要杀她的也是宋家!

    “不可能,宋大哥,不是你们做的是不是?”

    宋玉成冷哼一声,现实都摆在眼前了,也只有这傻子才不相信。

    “玉成,你去过宋家了?”,宋有道抬起头问道“宋家,如何?”

    “父亲,宋家正在被黑甲军围攻,您快跟我回去吧!”

    宋有道手一抖,喃喃自语“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于门主,让所有人扔掉手中的剑,并且撤退,不然”

    宋玉成收紧剑锋,顿时在于苗苗脖子上划出一道血口。

    “爹!你就放了宋家主吧!”,于苗苗哭着哀求道。

    于浩波攥紧双手,又颓然放开,把剑往地上一扔“所有人,后撤!放他们离开!”

    铁剑门弟子一一照办。

    “现在可以放开我女儿了吧?”于浩波上前一步。

    “后退!”

    宋玉成大吼着,在于苗苗脖子上又添了一道血痕。

    “苗苗!”

    于浩波停住脚步,对宋玉成怒目而视。

    忽然,一柄剑从他身后穿胸而过。

    众人都愣住了,一时间安静地掉根针都能听到。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直到宋有道抽回剑身,于浩波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才反应过来。

    “于门主!”

    “师父!”

    “爹!”

    于苗苗一下子挣脱束缚,扑上去大叫。

    “哈哈哈,”宋有道放声大笑,拿剑追着人乱砍,状若疯狂。

    气旋四层武者,即便是疯了,战斗力也不可小觑,一时间好几个铁剑门弟子被砍到在地。

    方喜乐握紧刀柄。

    闪步

    流星一击

    两人迎面而来,又擦肩而过。

    宋有道伸手摸了下脖颈,一道血线浮现出来,紧接着,大量的鲜血从中争先恐后地涌出,倒地的一瞬间,他转向宋玉成,做了个口型“跑!”。

    另一边方喜乐也不好,巨大的伤口横贯腰侧,致使她跪倒在地,爬不起来。

    耳边传来尖叫声和哭泣声,眼皮沉沉的睁不开。

    真吵

    好想睡觉啊!

    方喜乐猛地坐起来,身上的疼痛,让她头脑彻底清醒过来。

    此时,她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着雪白的被子,崭新的衣服摆的整整齐齐的放在床边,要不是伤口在隐隐作痛,她都要误以为又穿越了一回,

    她尝试着想自己下床,折腾几回,不得不打消这个不现实的想法。

    好像自从离开罗县,她就一直在受伤呢。

    这时,一个丫鬟端着一盆水走进来,看到坐起来的方喜乐,顿时尖叫着跑出去。

    方喜乐我有这么吓人吗?

    不一会,丫鬟领着张超,季勇,还有解大人和馒头前来。

    “姐姐!”

    方喜乐摸摸馒头的脑袋,试探着问道“于门主他?”

    张超和季勇低下头。

    见此,方喜乐叹息一声。

    “方姑娘,谢谢你!”,张超突然郑重道谢“要不是你,我们都没能力给师父报仇。”

    “方姑娘,我们在宋家,果然发现了不少装鬼的小坛子,还有大批尸鬼和武者的尸体。宋家一直在捉捕落单的武者,用他们的血蕴养鬼物,真真是罪该万死!”

    解睿接着说道“幸好我们发现了,要不然不知道以后,还会有多少武者死在他们手里。”

    方喜乐想起那个脸上有伤疤的武者“葛腾,也是他们抓去的武者?”

    “嗯,但是比较幸运葛腾逃出来了,又偏偏遇到了于门主,之后他们一直探查宋家抓捕武者的真相。”

    “原来如此!”

    所以宋家才铤而走险,为了掩盖秘密,刺杀于门主,这才有了后续的事情。

    “我晕倒后,又发生了什么?”

    张超知道她在问什么“宋玉成逃走了,方姑娘日后要小心他回来复仇。”

    方喜乐点点头,并不是很在意,他现在不如自己,日后只能更加不如。

    “于师妹嘛,走了。”

    “什么叫走了?”

    “她离开铁剑门,不知去往何方。

    我跟她说让她回门派,师父肯定也不希望她有危险,但她说她没有面目回铁剑门,执意离开。”

    有些错误犯了可以改正,有些错误犯了,却没有改正的机会。

    只能背负罪过,独自前行。

    方喜乐有些感慨,于苗苗从铁剑门受众人宠爱的小公主,跌落成江湖流浪人,也不知道受不受得了。

    “那你们呢?”

    解大人插话“张小兄弟,你可以试试苍焰山庄的入门选拔,我昨日接到通知,入门选拔马上要开始了,以你不到二十岁气旋二层的修为,肯定能选上。”

    张超摇摇头“我已经决定了,要留下来继承铁剑门。”

    “大师兄的继承仪式就在下月初五举行,到时候方姑娘务必来参加啊。”季勇说道。

    以气旋二层,不足以支撑起整个铁剑门,其过程必然及其艰难,不过既然他已经决定了——

    “一定!”

    “方姑娘,你要不去试试苍焰山庄的入门选拔吧,我可以为你引荐。”

    方喜乐好笑地看了他一眼,不了解他为人的,都以为他推荐人能赚回扣呢,如此热心。

    她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确实想进入苍焰山庄来着。大型门派掌控着高等的功法和武技,拥有大量晋升的资源和老师指导,对于普通武者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对她来说,功法,不缺了,丹药,没用了,老师,不来抢夺她功法都是人品高洁了。

    唯独缺武技,不过,方喜乐隐秘一笑,不是还有萧启明嘛。

    随身老爷爷,不能浪费!

    总要从他嘴里敲出点东西来。

    更何况,她还得罪了苍焰山庄庄主的徒弟,被称为天才的——白修诚。

    “我没有进入苍焰山庄的打算,解大人费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