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团练总兵(下)

作品:《你的大明我做主

    听完了解释,梁铮半晌不发一语,沉默顿时有如实质一般,在房间里不断地压抑着空气。

    苏清和连忙安慰道“少爷终于做官了啊,老爷的在天之灵也可以含笑了。老奴恭喜少爷,贺喜少爷!”

    梁铮“……”

    苏清和“……”

    梁铮“……”

    “……少爷也该高兴点才是,这好歹是实打实的官身。”苏清和换了个方式试图安慰自己的少主人,然而说的却是实话。

    “团练总兵”再怎么不堪,都是朝廷承认的正经官员,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梁铮已经实现了从民到官的转变。

    这在古代,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已经可以算是一步登天了。多少人十年寒窗,为的就是这么一纸文书,这么一个身份。

    梁铮沉默了半晌,终于长长地叹了口气。

    “行了,我知道了。待会儿我就去拜访武大人,感谢他的提携之恩。”

    “哦,对了。”似乎忽然想起了什么,苏清和忽然又道,“朝廷还给了我们正式的编制,可以扩编500人。”

    “……还扩编?”梁铮瞪大了眼睛。

    “咱们仓库里不是还有两箱西洋火……哦,是前装式滑膛燧发枪嘛,”苏清和小心翼翼地看着对方的脸色,“正好可以招募乡勇入营……”

    “那军饷呢?军饷谁出?”

    梁铮黑着一张脸正要再说,门口忽然有家将来报“武大人来了。”

    话刚说完,门口的屏风后就转出了武大烈的身影,只是默默地有些沉郁,就连梁铮给他躬身行礼也没瞧见,径自走到正位上坐了,也不言语,低着头啜着茶,不知在想些什么,过了好一会儿,见梁铮仍垂手侍立一边,便问道

    “坐吧,官凭收到了?”

    “收到了。”梁铮刚刚拿捏着坐下,忙又起身答道。

    “唉,世叔本想荐你到兵部尚书杨大人身边谋个出身,没想到恩师他……”武大烈长长地叹了口气,“不过如今想想,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世叔?”

    “知道为什么吗?”

    “侄儿聆听世叔教诲。”梁铮微微躬身行礼,心里却是思潮起伏。

    兵部尚书杨大人……

    难道是杨嗣昌?

    明末第一重臣!

    他这才知道自己这个上不得台面的“总兵”原来是杨嗣昌亲自授意,不免心里又惊又恨惊的是自己一个无名小卒,竟然入了当朝宰辅的眼,亲授官职;恨的是授什么不好,偏偏只授了个有名无分的虚衔,这不是明摆着寒碜人么?

    只不过……

    “团练总兵虽是编外,却是实缺。”武大烈道,“你虽有功名,但只不过一届秀才,恩师天子近臣,朝堂之上,多少双眼睛看着,就是他有意擢升你,也要你有些出类拔萃之绩,堵得了悠悠众口才是,这是其一。”

    梁铮“……”

    “其二。”武大烈又道,“如今朝廷内忧外患,可满朝文武吹嘘拍马的多,脚踏实地的少,今天这个吹五年平辽,明天那个说三年荡寇……恩师身系国之重器,用人自需谨慎。我想他老人家此举,无外乎栽培、考察人材之意。所以才给了你编制,指望你能将这团练办好,在剿匪这件事上能再立新功,证明自己有真才实学,才好予以重任。”

    “是。”

    “至于这三嘛……”武大烈看了梁铮一眼,语重心长道,“不是世叔说你,你以往行事太过荒唐,在县里什么名声你自己清楚,估计恩师那边……咳咳,也听到了些许风声。此番这团练若是真能办出点样子,外拒匪寇,内慑宵小,守护我永宁一方水土,只怕大伙儿就会对你改观了,到时百姓悠悠众口一唱……懂了吗?”

    “………………侄儿明白了。”梁铮再次打躬做了一揖。

    他这下是真懂了……

    武大烈说了这许多,别的都还无可无不可,只单这最后一点,算是说到了他的心坎儿上。

    自打来到这大明王朝,他一直想能在这里好好地生活下去。

    可“永宁第一恶少”的名头,就像是一顶摘不掉的高帽,始终顶在他的头上。

    为这个更不知生出了多少事端自己开粥厂、济灾民……桩桩件件,无一不是为了拿掉这个头衔。

    如今办好这个团练,若是真能就此转变大伙儿对自己的看法,那还真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好处。

    送走了武大烈,返回花厅的梁铮已然打定了主意,招手叫过了苏清和“咱们梁府的田租……”

    “少爷放心,还够支持扩编团练。”苏清和立刻心领神会地大声保证。

    “是嘛。”梁铮稍稍松了口气。

    自己手上有了更多的人,红娘子来找麻烦的话,也得掂量掂量。

    “招兵买马的事你来负责。”思来想去了一番,梁铮冲着苏清和吩咐道,“我只提两点要求第一、流民不要,我只要永宁人。”

    这一点其实很好理解,流民来自四面八方,虽然如今永宁城外这些人一抓一大把,很好招,但他们参军是为了生存,一旦出现险恶的情况,立刻就会崩溃。而全部由永宁人组建的军队则不同,大家抱团得很,而且身后就是自己的家,守卫起来当然卖力。

    一个军队如果绝大多数都由一方水土养大的人团结起来,从习惯相近,语言相通,心力易齐。

    “第二,城里人不要,只要乡民。”梁铮又道。

    这一点其实也很好理解,城里是花花世界,城里人见识多,花花肠子就多;可乡民则不同,乡下人朴实、容易领导。

    梁铮的战术是建立在线列步兵的基础上的,这就要求士兵必须绝对服从命令,不能有个人思想,否则一个人乱了,整个线列都会动摇。

    梁府的家将对自己忠心耿耿,他有这把握,但扩招来的新兵就未必能做到了。所以他只要乡民,越土越好,因为这样的兵心眼实,能吃苦,好管理。

    “我这‘两要两不要’,若是办好了,就是大功一桩。”梁铮悠悠地说着,“既然办这团练,就得拿出点样子来。我这人就是这样,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现如今流民遍地,招兵容易,大旗一竖,饭团一舍,随随便便就是几万人马,但想要精兵却难。你也是关宁出身,老爷手下使过的老人了,这里面的道理应该懂得——去吧。”

    苏清和答应了一声去了。梁铮自己思忖了一回,又招手叫过一个小厮

    “备轿。”他说,“我要去一趟县衙。”

    这也是他刚刚决定的事。

    他不但要办好团练,还要建立起一支真正的大明铁军——一支纯近代化的军队。

    所以除了人、枪、军服这些,他还需要一块训练场。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才刚一出府,就……